1. 首页
  2. 大岭融媒
  3. 内容

瞭望 ——纪念大兴安岭5·6大火30周年系列报道之四

日期:2017-12-05 人气:95016


在大兴安岭八万里林海中,分布着326座瞭望塔652名瞭望员及时监测预警,实现瞭望全覆盖、无死角、无盲区。他们的努力工作,确保了一旦出现火情,及时打早、打小、打了。

阿木尔林业局红旗林场职工秦洪霞和她的丈夫张景顺从事的就是瞭望员的

工作。4月12日,记者走上他们工作的瞭望塔,体验和采访瞭望员的酸甜

苦辣,将他们为森林防火所做的一切真实呈现。

当天上午,秦洪霞准备着上山的生活物资和急需药物,前几天她的丈夫从21米高的塔下塔时不小心闪到了腰,她买了跌打损伤的药物,另外,她还买了一大瓶的酒精,秦大姐告诉记者,塔房附近草爬子很多,有时钻一次树趟子身上就得带回来20多个草爬子,这种虫子很毒的,被它咬上一口,轻者肿得很高,去年她丈夫的手被咬后都肿成了馒头高,重者得上森林脑炎,成为植物人,虽然他们也打了预防的疫苗,但是也要小心应对,酒精能用来给伤口消消毒。

随后,记者跟着林场的车,陪着秦大姐一起去瞭望塔,一路泥泞、一路颠簸,车刚到瞭望塔的山脚下就无法行进了,剩下的只能肩扛手提了,三大桶的生活用水重达150,只能留在山下等着秦大姐和她丈夫慢慢地拖拽上山了,秦大姐说:“我们的生活用水有限,春秋两季只能挖一桶桶的雪融化成水,夏天下雨的时候我是最高兴的,雨水可以洗洗衣服,把生活用水都接满了。其实这不算是苦的,几年前,我们刚来瞭望塔时,连住宿的塔房都没有,只能住在简易帐篷里,那时候打雷的声音可吓人呢,就像在耳边一样,而且还深处原始丛林中,经常有野生的动物出现,于是,睡觉的时候她的枕头底下枕菜刀,旁边还得放上斧子,以防动物的袭击。而且,那个时候是在帐篷里用炉子取暖,经常落灰时带出的火星把帐篷烧出一个个小眼,等到下雨时,帐篷里的多个小眼也哗哗下雨,又冷又湿的,那才叫遭罪呢,好在现在条件改善了,风吹雨打都不怕了。”

2011年,秦洪霞在阿08瞭望塔当瞭望员,2012年,她申请去阿09瞭望塔和她的丈夫张景顺一起瞭望,于是,他们就成为阿木尔林业局3个夫妻瞭望塔成员之一,他们和其他瞭望员一起负责5万多公顷的施业区防火瞭望任务。

秦洪霞曾经经历过大兴安岭5·6特大森林火灾,那时候她还在图强林业局,一把火把整个林业局吞噬了,她永远忘不了火烧迹地的断壁残垣,梦中总是一次次地再现当时的惨剧。所以,当她当上瞭望员后,就是苦练瞭望的基本功,做好日常瞭望日志记录,水火无情,秦大姐再不想看到火的肆虐。

为了苦练定位火场坐标的本领,秦大姐熟学熟练罗盘定位,尤其是山里晨雾弥漫或者阴天的时候,观测视线不好,只能看到十几米的地方,针对这种情况,秦大姐平时在塔上就找好各种参照物,并做好记号,比如对面的瞭望塔距离这里多远,对方塔的坐标是多少?等到有火情时烟雾弥漫,秦大姐就根据平时标记的坐标做参照物,这样坐标的误差就会很低,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报告火场的具体坐标和烟雾情况,当几个瞭望塔的情况一汇总,防火指挥部就准确地定位火场。

防火期间,秦大姐夫妻都会早晨8点登塔,晚上6点下塔,有时到了防火紧要期,他们甚至会在早晨5点就登塔,一干就是10多个小时,中途有事下塔必须和指挥部请假才行。每年的315日至11月初,秦大姐夫妻都会在瞭望塔工作,直到下了几场雪后,确定山里不会着火了,他们才回到林业局址的家中。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们的努力都交给了工作,家里的亲人看上一眼也成为了奢望。去年年初,他们登塔前,张景顺的父亲病重,他们去外地匆匆见过父亲一面就登塔工作了,没想到几个月后他的父亲病故,张景顺连葬礼都未参加上,因为这里的防火瞭望需要他们。

夕阳西下,一天的采访之旅结束了,记者和秦大姐夫妻一起走下瞭望塔,风中的楼梯有些陡峭,有些摇晃,这就是他们每天爬上爬下的路,他们已经习以为常,愿今后他们依然能乐观勇敢地走好自己的每一步,快乐生活每一天。

 


    你觉得这篇文章怎么样?

    9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