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生活
  3. 民生
  4. 内容

回家,过年

日期:2019-01-31 人气:2430

    又是一年新春到,火车站、机场、客运站,到处都挤满了归心似箭的人。春运大潮中,扛着沉重包袱的农民工,守候在售票窗口,为的就是那一张返乡的车票;带着幼子的夫妻拼命挤车,夜以继日地往家赶;外地学子风尘仆仆,一心惦记妈妈做的那桌香喷喷的年夜饭……

    家,是所有人最眷恋的港湾,他乡漂泊的游子更甚。每年春节,回家过年都是中国人永恒的主题。无论路途多么遥远,也不管一年来生活是否艰难,回家了,笑容就会爬上脸颊,幸福就会溢满心田。

    不知不觉中,年,就这么近在眼前了。他乡漂泊的你,回家过年吗?

带着一年的收获以及对家人的思念,坐上绿皮火车,踏上回家的路途。    徐晶摄

在沈阳城市建设学院上大学的卢玉昊放假回呼中过年,母亲为他准备了火锅。图为卢玉昊高兴的要和母亲一起洗菜。    冯宏伟摄

收拾行李准备回家。    本报记者 孙扬摄

徐淑华一家开启了新春之旅。(微信截图)

1380公里的回家路

    杜四虎有探亲假,在临春节还有将近一个月的时候,她就已经启程回家。

    杜四虎今年28岁,是个地地道道的大兴安岭人。大学毕业后她留在了辽宁省营口市鲅鱼圈区工作,如今已经有好几年了。以前每次回家她都乘坐火车,靠着几年的打拼她攒钱买了一台属于自己的车,今年她开着车回家过年。

    鲅鱼圈到加格达奇有1380多公里。返程当天,杜四虎起了个大早,简单收拾了行囊,7点就出发了。高速一路畅通,杜四虎从天亮开到了天黑,虽然天色已晚,但是对于她来说心里却越来越开心。晚上8点多,母亲打来电话,问她到什么地方了,并时刻提醒她小心开车。晚上10点多,结束了15个小时的驾驶,杜四虎终于回到了家。

    打开房门,映入眼帘的是满脸喜悦的父母,一个大大的拥抱让长途跋涉的疲惫一扫而光。父母早早准备好了一大桌丰盛的晚餐。坐在餐桌前,父母不停地给她夹菜,看着她吃得香,妈妈一直满足地微笑着。“这些菜都是我喜欢吃的。”杜四虎吃得很开心,而她不知道的是,为了这顿饭,妈妈提前好几天就开始准备。这天早上更是早早就备好了菜品,晚上8点多打电话确定她快到了,再开始炒菜,为的就是孩子一进屋就能吃上热乎饭菜。杜四虎的妈妈说:“孩子在外工作很忙,一年才能回来这么一次。她一个人在外工作,肯定不好好吃饭,我就想着趁着她回家给她好好补补。”

    杜四虎说:“过年就希望一家人团圆,所以不管距离多远、路途多波折我都要回家过年。”原本,她打算带着男朋友一起回来的,可是男朋友也是家里的独生子,所以两人决定各自回家陪自己的父母。

    杜四虎告诉记者,这些年在外生活,慢慢发现自己魂牵梦绕的还是家乡。谈起将来,杜四虎最放不下的还是父母,“趁着年轻在外打拼一下,等父母老了,我打算回到家乡照顾父母,毕竟这里是生我养我的地方,这里是我的家。”

再忙,过年也要回家

    一家人欢聚一堂是我们中国人过年的传统习俗。回家看看老去的父母、与许久不见的兄弟姐妹互诉衷肠、和亲朋好友围坐一桌吃一顿便饭……节日气氛总是那样美好又温馨,这也是许多人不远万里都要回家过年的念头。忙碌了一整年了,孙全决定回家过个好年。

    孙全说,1988年他入伍当兵,1990年退伍后来到了大兴安岭。仔细算下来,今年他刚好离家31年。这31年来,能够回家过年的日子屈指可数,当兵的那两年想家不能回,退伍分配后工作忙起来又没时间回家,后来结婚生子,回家过年的次数变得屈指可数。“离开家乡31年了,我大概算了一下,31年里我回家过年的次数都不到10次.以前年轻忙工作,后来结婚生子忙活着照顾孩子,回家的机会就少了。其实还有一个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年轻的时候太穷了,总想着就把路费省下了留着寄给家里,好让他们买点像样的年货。那时候觉得父母吃得好、穿得好了就行。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自己当了父母,我渐渐地发现其实父母需要的更是我们的陪伴。所以以后无论多忙,每年我都要回家跟父母一起过年。”

    虽然与家人团聚的时间有限,但回家相聚的日子总是格外的温馨,孙全说:“听说我们过年回家,父亲便早早地到集上把年货备好,买了我们兄弟几人爱吃的东西。说是等我们回到家,母亲要和三姐一起给我们张罗饭菜,不让我动手,只管等着吃就行。”孙全说,离家后的每一年春节,他都无比怀念母亲做的年夜饭。自从定下了行程,他们兄妹几个就在家族微信群里回忆小时候的趣事,这一聊,一年里所有的压力和烦恼都忘了,一心只盼着回家过年。“今年父亲就80岁了,能陪他们的日子也越来越少了。往年兄弟姐妹因为各种事情不能全部回家过年,今年我们就商量全都回家陪父母过年,团聚一下,让他们老两口开开心心过个大年。”

感受家的温暖,就是最大的幸福

    什么是幸福?也许每个人心中的答案各不相同。对于47岁的侯海来说,新春佳节回到家里,和父母、姐妹、妻儿在一起热热闹闹过大年,一家人团聚在一起感受家的温暖,就是最大的幸福。

    100公里说远不远,说近不近。每天回家睡觉,对于候海来说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候海在加格达奇工务段上班,工作地点在大杨树。他的工作就在铁路线上,无论刮风下雨电闪雷鸣,也不管冰天雪地寒风刺骨,他一年四季整天泡在铁路线上,常年身处大山。每天早出晚归,伴随着太阳的起落而工作,就这样他一干就是20余年。

    侯海对工作认真负责,他很少请假,也从没有因为家事而耽误工作。为了保障列车的运营安全,他经常加班加点外出巡视。由于工作需要,节假日往往是他们最忙碌的时候。就是因为有了侯海这样的铁路工人,才确保了每年春运期间的安全。

    侯海说:“好几年了,春节都是在工作岗位上度过的。父母年龄越来越大了,所以,今年我打算回家好好陪陪他们。” 因为在铁路工作,自然对火车特别了解。“回家的距离虽不算近,但交通很方便。以前,路上耗时长不说,‘绿皮车’上人多拥挤。随着铁路不断提速、列车更新换代,‘绿皮车’换成了空调车,乘坐环境大为改观。时间也由2个小时缩短为1个多小时。”侯海的话语中充满了自豪。

    “速度拉近的不仅仅是家的距离,还有亲人们之间的感情,过年回家团聚,是过年最大的意义所在。”侯海这样说。

带上亲爱的她一起回家

    回家过年是每个在外地工作的人们最期盼的日子,作为适龄青年过年回家总会被长辈盘问怎么不带对象回家,那么今年你是否带着你的她一起回家呢?

    今年在加区工作的小伙儿苏晨就要带着女朋友一起回老家过年。虽然距离春节还有几天,可是苏晨和女朋友就开始为回家做准备了。买票、收拾行李这都不用说,如何穿着打扮才能得体,如何能赢得长辈们的喜爱,第一次见面又该给他的家人们带什么礼物呢?这些问题让苏晨的女友小刘犯了难。为了给准公公婆婆留个好印象,小刘每天一下班就被这些问题困扰着,她打电话询问自己的父母、又找朋友交流经验,再拉着男友询问家人的生活习惯,然后把她觉得有用的东西记在手机备忘录里。小刘一脸担忧地说:“这几天弄得我是吃不下睡不着的,就怕过年的时候丢了人,这是第一次去他家里过年能不紧张嘛。”

    相对于女友的忧虑,苏晨便显得十分淡定,他一边安抚女友,一边为回家做足了准备。他在网上给父亲挑选了羊毛衫,给母亲买了花裙子,还给奶奶买了一个外套,打算临近回家时在这边再买些蓝莓干、蘑菇、榛子等特产一起带回家,和家人开开心心地过个年。苏晨说:“我的家人都在沈阳居住,我是因为工作的原因考到了加格达奇,每年都只有过年才能回家看看。今年相对于往年家里肯定会更热闹,因为我要带女朋友回家,家里人都特别高兴。”苏晨说,他的家人很好相处,女友的顾虑是多余的。但为了安抚女友紧张的情绪,他还是提前做好了准备,在很早之前就跟家人说了女友的情况,家人对她都很满意。“听说今年要带女友回家,我妈妈还特意询问女友的饮食喜好和口味,打算给她做好吃的呢。我觉得今年家里过年的气氛一定会特别温馨。”

你不回来,“家”去看你

    尽管回家过年是春节的主旋律,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如愿以偿。漠河市居民徐淑华的侄子徐丁就已经3年没回家过年了。得知今年侄子依然无法回家过年,徐淑华便和家人商量着,全家一起出动,把“家”送到侄子面前。

    “我母亲今年已经82岁了,人老了就特别期望能一家人团团圆圆过大年。”徐淑华说,侄子徐丁大学毕业后在三亚工作,一连3年没回家过年。这3年来,老母亲虽然嘴上没说什么,但是每到春节前后,提起大孙子的时候,老人多少都会有些失落。“前一阵子我看见母亲总是在背地里偷偷看孙子的照片,偶尔跟孙子视频都能让她高兴好几天。”老太太的举动徐淑华和家人们看在眼里,记在心上。所以他们今年决定举家去三亚过年。

    徐淑华告诉记者,老母亲听说全家都要去三亚陪着大孙子过年,高兴地跟个孩子似的,逢人就说:“我要去陪我大孙子过年,早就听说海南风景和气候不错,我老太太也赶回时髦,去海南旅游过年啦。”春节还没到他们一家便开始为出行做准备,买票、收拾行李,预订宾馆,一家人忙得不亦乐乎。

    “虽然春节期间出门很折腾,票也挺难买的,但能让老母亲高兴什么都值得。”徐淑华说,自从决定了去海南过年,家人们每天都在微信群里讨论要带的东西,哪天的机票打折更划算一些。老太太在一旁看家人张罗得热火朝天,脸上一直满是笑意。3年没回家过年的徐丁听说家人要去三亚更是高兴得不得了,早早就给家人订了酒店,几乎每天都要打电话、发视频,一会商量年夜饭吃什么,一会计划节日期间去哪里游玩。“老人和孩子高兴比什么都重要。既然徐丁不能回来,那我们就去找他。所谓全家团圆,不就是一家人都在一起嘛,条件允许的话就在家里,条件不允许,那就在哪方便去哪团聚,只要家人都在身边,哪里都是‘家’。”

异国求学家是唯一的方向

    春节,是一年一度回家脚步声最密集的时候。

    今年24岁的建文在澳大利亚留学。在异国他乡求学从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刚开始去的时候,风俗人情不懂,生活习惯不同,还时有发生疟疾等意外情况,困难重重。”建文告诉记者,他努力应对,慢慢适应了澳大利亚的生活环境。3年的时间,建文从什么都不会到慢慢什么都要靠自己,逐渐在澳大利亚站稳了脚跟。

    “每逢佳节倍思亲。在异国求学,每到节日,特别是过年时就更加思乡。”建文告诉记者,到澳大利亚的第一个春节,由于假期和国内的春节不在同一时间段,当时他又报考了很多科目,学业很重,所以自己一人在异国他乡过了一个春节。“虽然也有中国的朋友一起,但不在家乡、没有家人陪伴的春节总是感觉缺少了什么。”从那以后,每年春节他都尽量回来。

    回家的路真的很波折。为了回家,建文要先坐飞机,一飞就是20个小时,下了飞机又紧忙赶去坐火车,光在路上的行程就要2天时间。“平时想家了,只能靠和家人视频通话来解决思念之情。所以不论道路多么波折,我也要回家过年。”对于建文来说,回家的心情是迫切的,而家里等待的母亲更是每天数着日子过。“孩子一个人在异国他乡,平时我想他了也不敢表现出来,生怕分了他的心。现在过年了,知道他要回来,我的心时时刻刻都是煎熬啊,真想每天一睁开眼就能看见他。”拉着建文的手,妈妈一边摩挲一边“絮叨”着。

    现在,建文已经完成了3年的学业,接下来他打算在澳大利亚继续求学。这次建文提前安排好了课业,买了机票,为家人准备了丰富礼物,提前回到加格达奇。这次回来他能在家里住上一个月,这让全家人高兴不已。“无论身在何处,家是唯一的方向,有家的地方最温暖。”建文高兴地说。

    本版稿件均由本报记者刘慧锋 孙扬撰文


    你觉得这篇文章怎么样?

    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