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化
  3. 内容

匆匆那年 □刘薇

日期:2019-03-29 人气:4104

    昨夜忽入梦,又是自己高三时的模样,还有那么多数学题没做完,还有那么多知识没背好,急得一下子从梦里醒来。类似的梦做了二十几年,每每醒来都回忆起高三那年,追忆那年青春的苦涩,追忆我们童真似的友情。

    拉开一帘窗纱,一丝凉意瞬间吹过,北国的初春还是冬的感觉。没有睡意,敲击键盘,一幕幕,匆匆那年都在眼前……

    我们就两个文科班,在走廊的最尽头。早晨五点多就骑自行车往学校奔,去上早自习。骑过一段柏油路,经过校门口一段颠簸的土路来到学校,走过长长的走廊,没有声控灯,习惯在逼仄的走廊里穿行,那一瞬间心里有点沉,想着高三这一年,将把自己的命运在高考里沉浮和泅渡,莫名的茫然若失。进入教室,推开课本,开始背诵,当时背诵的东西到现在还记得,因为我们把所有的希望和期待都压在了高考上。

    我的同桌叫庆瑜,我给她起个昵称:小鱼儿。她胖乎乎的小脸,肉乎乎的小手,耳朵也小小的,梳着齐耳短发,很可爱的样子,我经常摸她的耳朵,上课的时候不敢说话,传个小纸条。我们还有三个好友:锦宏,我们叫她阿宏;建伟,我们称号她的小名,叫小军;轶华,我们叫她阿艳;她们唤我为阿薇。

    每天下午自由复习的时间,我们就到校园的小树林里去背题,背靠着背,互相考题,大声地背英语课文,校墙外面传来冰棍的叫卖声,我们撺掇阿宏去买冰棍,可是她刚出去吓得就马上回来了,想起当年的趣事,真是忍俊不禁。

    我和她们不同的是,她们四个均是短头发,只有我是飘逸的长发,可是她们嚷着让我剪发, 达成了共识。于是,我剪短了头发,我们还合影留念。高三毕业时我们五个短发女孩坐在一排拍照。把这份珍贵的情感定格在匆匆那年。

    我们是第一批搬进肇源一中新址教学楼的学生,第一次摆脱烧炉子的环境,进入楼房学习。而且,我们从高一就分了文理科,所以,我们是满满三年的亲同学,任时光流逝,我们亦如亲人般珍惜、友爱、想念。校园里的第一批树是我们种植的,三年了,它们也都茁壮起来。最让我喜欢的是丁香花,浅色的粉总想让我裁剪一片做成梦的衣裳,于是,真的买了一件丁香颜色的衣裳,把清丽的梦穿在身上。大概是文科班的孩子更多一些伤感吧,毕业考试前我们就准备好了本子,开始留言,一个一个往下传,记录了我们高中三年彼此的记忆和期待。在高三最后的联欢会上,大家一起合唱那首《祈祷》,大声地彼此祝福:“让我们期待明天会更好﹗”我们还参加了全校的大合唱,记得是《同一首歌》,我是领唱:“水千条,山万座,我们曾走过,每一次相逢和笑脸都彼此铭刻。”充满青春活力的歌声加入:“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我们手拉手啊,想说的太多……”唱得热泪盈眶,激情的歌声回荡在校园的礼堂。

    在等待高考成绩的漫长时光里,好友丛艳建议我们一起去乡下走走,我,丛艳、小军最终选择了去大田和老文家。到乡下时,田野里一阵阵风吹,送来田地里特有的清香,那时的感觉就是不想说话,静听四野的天籁之音。

    到大田家时,院里汇集了很多人。热心的邻居有送来饮料的,也有送来水果的,热闹得像是一件喜事。当一切宁静下来,我们三个排成一排,趴在炕沿上,大田拿出一个小板凳,坐在我们对面,翻出了他的日记,涉及我们谁的,他就大声念出来,乡下、深夜、月色、记忆。时隔多年再度回忆起来还是满满的纯真、满满的感动。

    第二天,大田带我们去临近的村子找老文。老文家后面有条小河,小河边不知道停泊谁家的渔船。看到来客人了,渔家主动地把鱼送过来,同样,小卖店的人送来了汽水。老文的奶奶是山东人,说话口音很重。我们学着老文奶奶的样子,也盘起腿,坐在炕上开始大吃大喝。我们坐在小河边数星星,看月亮时而躲进云层,时而又露出微笑,偶尔的几声蛙鸣划破寂静。我们忽然无语,大概都在想,高考成绩揭晓我们就将天各一方……多年后,我的同窗挚友已经定居在祖国各地,上海、深圳、苏州、温州……而我在大兴安岭。

    匆匆那年,高三、高考,将每个人的人生起点划定。我们从肇源一中飞向各个院校,再毕业,又到工作岗位。千山万水,我们真诚情感跨越山水阻隔,因为真诚而连接在一起。


    你觉得这篇文章怎么样?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