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化
  3. 内容

雪花飘飞的日子 □王新智

日期:2019-04-08 人气:3718

    狂风呼啸着,发出或如猛虎下山的咆哮声或如紧急出动的哨音,门窗玻璃被拍打得“噼啪”作响;窗外如斗的雪花伴着怒吼的风声翻滚着,遮天蔽日,四野里白茫茫一片混沌。此刻,就在距离界碑不远处的山顶上六边形的哨楼里,即将退伍的战士全副武装军容严整地伫立在哨位上,目光炯炯注视着前方,一如他们刚刚接过钢枪第一次上哨时的庄严。

    他们之中,入伍时间最短的两年,最长的十二年。他们对面前的每一寸土地、山山峁峁上的每一块石头都了如指掌,即使在这样恶劣的气候条件下他们也能凭借自己站立的方位清楚自己在界碑的几号区域,前面的地形、工事在脑海里勾画得无比清晰,如果前方有什么情况他们都能够像猎鹰一般敏锐地捕捉到。

    这是一幅多么不和谐的画面啊!外面犹如白浪滔天的汪洋大海,狂风裹挟着雪花沙石在天宇间恣意纵横,室内却似另一个世界,寂静无声,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跳。

    这又是多么和谐的画面啊!他们从走上这个神圣的哨位那天起,已经经历了不知多少个这样的天气,他们早已不在为外界的恶劣环境所动,他们的心中自有一片温暖和煦的阳光土地。

    这是二零零七年冬天,我在北疆一个边防连蹲点时与前哨班退伍老兵站最后一班岗时的情景。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流走,又似乎在凝固,直到一股强大的寒流随着楼门的打开冲了进来,室内整齐的备品发出不规则的声响,打破这沉闷的气氛,脚底下有一种大地在震动的感觉。这是排长领着接哨的分队进入了哨位。

    接哨的战士中有已经套改上一期士官的老兵,有今年刚下连的新兵。他们面对退伍老兵立正敬礼,庄重地从老兵手里接过钢枪、接过弹夹、接过高倍望远镜,之后向老兵行持枪礼。老兵们向接哨的战友敬礼,平举着的右臂开始颤抖,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接哨的战友眼角也湿润了。不知是谁先哭出了声,随即老兵和接哨的战友们紧紧地拥抱在一起,任凭泪水湿了肩膀,融化了雪花,在背上湿漉漉的一大片。尽管年轻的排长流着泪下达了老兵撤出哨位的命令,但已经交接完毕的老兵们还紧紧地和接哨的战友们拥抱在一起,久久不愿离开。

    对于见惯了老兵复员场面,送了几十批退伍战士的我,深知此刻任何命令都是苍白无力的。我走过去一一拥抱了这些可爱的战士,拍拍他们的肩背,为他们擦去脸上的泪水,帮他们整整身上的军装。

    十几分钟之后,一队战士站立在暴风雪中任狂风卷起大衣的下摆,任沙石拍打他们的脸颊,任脸上流淌的泪水融化胸前的雪花,雕塑一般面向神圣的界碑,面向守卫界碑的哨楼举起右拳重温入伍誓词,庄严承诺“永远做共和国的忠诚卫士”,向界碑行最后一个军礼。风雪的呼啸声被铿锵的誓言掩盖,这誓言传遍国境线的每一个角落。

    大雪飘飞的日子,对于西北边关的战士来说就是分别的季节。是他们生命中最刻骨铭心的时刻。

    告别银装素裹的崇山峻岭,告别曾经让他们寂寞得发疯的“冬窝子”,他们也就告别了心爱的军装,告别了难舍的战友和奉献了青春的连队。从此,他们记忆的深处就会一生一世的封存着这样的画面:狂风、雪花、界碑、哨楼。每当飘雪的日子,他们的心都会随着雪花飞扬,都会有一个挥之不去的边关出现在脑海里,令他们热血沸腾、令他们热泪盈眶……

    此刻,他们会不会和我这个已经脱下军装坐在温暖的楼房里的老兵一样,想起边关飘雪的日子?会的,肯定会的!无论岁月如何沧桑,边关飘飞的大雪已经和他们的血脉融为一体。


    你觉得这篇文章怎么样?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