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化
  3. 内容

透香的水蜜花 □谭丁录

日期:2019-04-12 人气:4835

    前几天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回到故乡。仙逝的母亲把热气腾腾的水蜜花粑粑端出来,敬完菩萨以后,让我大饱口福。梦醒时,只剩下嘴角的涎水,反复揉搓一下酸痛的脖颈,朦胧的泪光中又浮现了童年时的那些记忆。

    阳春三月,故乡的田野就开始勃发出生机。漫山遍野的油菜花和紫中透白的紫云英开始了攻城掠地,水蜜花就像个看大戏的小姑娘,害羞地从杂草中探出半个头来,三三两两。几番风雨过后,水蜜花顶着黄色的小花帽,零星地立在河岸边、田埂上。黄黄的,嫩嫩的,叶子上带着些白色的柔毛,显得楚楚怜人。

    散学以后,我们常去田地里扯猪草,钻进密林似的油菜花海里,很快就会扯满一大篮子的猪菜。闲暇的时光,才会关注一下不起眼的水蜜花。沿着田埂和河岸,像采茶叶一样把水蜜花黄色的嫩芽掐下一截,装进随身携带的塑料袋子。在田垄里到处搜寻,很快就会采到一大束水蜜花的嫩苗。带回家时已是傍晚时分,劳作回家的母亲看到我们采的水蜜花,就知晓我们嘴馋的心思了。

    母亲把水蜜花清洗干净,稍微晾干,放进石碓里面舂成稀糊状的泥。再把浸湿的糯米用石磨磨成白花花的米粉。绿色的水蜜花泥拌进糯米粉中,撒上一些白砂糖使劲揉搓后,就成了绿中透白的一团糯米粉泥。这时再把采来的一种绿色菜叶洗净,扣一团鸡蛋大小的糯米粉泥,抟成椭圆的条形状,包在菜叶里,整齐地一排排摆在灶上的蒸笼里。盖上锅盖,就可以生火蒸煮了。

    母亲点燃灶火,一边唱着古老的家乡歌谣:“水蜜花,落(方言“哄”的意思)仔家(方言指“男孩子”),做成粑粑,真好呷!伢子呷噶力气大,妹子呷噶想娘家!”我们姐弟几个搬来一条凳子,围绕着灶台坐下,把作业和课本摆在灶上,装模作样地读书写作业,心中已是翻江倒海,只盼着火再大一点,快点出锅。红色的火苗舔着锅底,身后黑色的木墙上映着我们斑驳而欢快的身影。浓烟升腾,锅里的滚水开始沸腾,咕嘟咕嘟地唱着歌。那时候,我觉得这是人间最美妙的音乐,口水随着歌声在嘴里尽情地翻滚。

    母亲揭开锅盖,一股白色的热气直冲灶膛的上空,我们瞪大眼珠,手不由自主地伸向了锅里。“别动!先敬祖先!”我们被母亲的呵斥声震住了。母亲用筷子把粑粑一个个夹进碗里,端到神龛前摆着,作了揖拜一拜,并没有马上给我们吃。先从里面挑出几个颜色形状俱佳的装在碗里,让姐姐给年迈的奶奶送去。分给我们吃的时候,我们的嘴已经噘得老高了!闻着水蜜花粑粑独特的植物清香,慢慢地咀嚼着,柔软劲道,那清香透进了我们的心里,穿越了岁月的时空。

    长大以后,一直在外地工作,回故乡的时间并不多,再也没吃过那么美味的水蜜花粑粑。后来渐渐明白母亲的心意,敬祖先是为了缓解我们急躁的心情,让刚出锅的粑粑冷却一下,不至于烫伤我们,凡事不要心急;先给奶奶品尝,是教育我们要懂得孝敬老人。

    如今我在天涯,母亲在地下,但母亲教给我的道理还一直记着。这次我特意回了趟老家给母亲上坟。看到村里的田垄里到处建起了高楼大厦,剩余的田地上都搭上了大棚,水蜜花生长的空间更加狭窄了,心中不免有些怅然!上坟时,无意中在母亲坟头的荒草丛中发现了一朵并不起眼的水蜜花,嫩嫩黄黄,迎风绽放。


    你觉得这篇文章怎么样?

    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