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文化
  3. 内容

吃麦面图个筋道 □禄永峰

日期:2019-04-12 人气:4868

    这几年,自从母亲从乡下来到城里,我们大多都吃母亲蒸的馒头,吃母亲蒸的馒头,能吃到麦香的味道。有些时候,偶尔也买小区附近馒头店的馒头,但无论哪家店里的馒头,怎么也吃不出纯手工馒头的味道。

    有人说,如今许多手工馍店的馒头都或多或少的掺假了。至于掺了什么,不一而论。不过大家共同的疑问是:为什么看上去像雪花似的白,吃起来像面包似的虚,拿在手里像棉花似的轻。

    我是70年代生人,打小生长在农村。在我的记忆里,一年到头,村庄人吃饭,顿顿离不开面食,不是馒头就是面条,天天吃、年年吃、一辈子吃。奇怪的是,一个个北方人,谁也吃不厌倦。

    在村庄,一家人四季吃的都是自家地里生产的粮食,小麦面粉也都是用自家的麦子磨的。那时候的馒头,谁家的也都没有现在这么白,尽管这样,若一直能吃上那样白的馒头,也算是富裕人家了。大多人家,磨面粉后,将白面和黑面掺合起来,吃“一老到底”面,不黑不白的,不论馒头,不论面条。

    村庄人吃的面食,都是靠手工加工的,每道工序,都融入了力道,做成的馒头或者面条,有嚼头,劲道十足,咬上一口,还想咬一口。让人叫绝的可得数臊子面了,母亲和了面,先是醒面,再揉面,反反复复几次。最后擀出的一整张面,薄如白纸,切的细面细如线条,入锅煮透,挑在碗里,汤清面劲。一辈子能吃着劲道的面条,这算得上是村庄人的福气。

    面条如此,馒头也杠杠的。平心而论,不管是白馒头,还是黑馒头,那个年代的馒头还是好吃。蔬菜季节,摘几根青辣椒,用醋拌一碟碎辣子,将馍平分两半,蘸上醋水,夹些辣子,味道绝不次于现在的肉夹馍。到了冬春两季,谁家都备好了提早腌制的咸菜,咸菜就馒头,味道更是一绝,吃到嘴里,咸菜是咸菜的味道,馒头是馒头的味道,浑然天成。

    村庄面食的劲道,源于村庄的一把好麦子。麦子在村庄一年只种一茬,上一年秋天播种,下一年夏天收割。一茬麦子,几乎经历了四季。经历了和煦的春风和暖阳,也经历了刺骨的冬寒和北风。麦子是村庄经历最为丰富的食物,其渗进了北方特有的气候和地气。

    或许是缘于小时候的成长经历,这几年,一直对醋拌青辣子夹馍情有独钟。在外吃饭,偶尔也会点一道醋拌青辣子菜,但夹的馒头吃起来总是感觉不到当年的味道。问题不是出在菜上,而恰恰是出在了馒头上。夹了辣子的馒头,蘸醋水的时候像海绵似的吸收了过多的醋水,吃到嘴里只是醋的味道,不像纯手工馒头那么瓷实。

    如今,日子好了,不管城里还是乡下,谁家也都不会为吃犯愁。大家不单追求吃得要好,而且更要可口、放心。但要吃到一个个纯正的手工馒头,并非易事。不是现在的年轻媳妇懒,而是她们压根不会蒸馒头,若硬是要蒸,不是青了,就是黄了。而擀面呢,不仅是个力气活,也是个手艺活,年轻的媳妇们更是望尘莫及。

    幸福年代,吃不到带有麦香味的纯手工馒头和劲道的面条,成为不少城里人的心头憾事。比如手工馒头,现在人也不过多挑剔,也不计较一元钱买三个还是两个,只要名副其实,哪怕一元钱一个。不像现在的馒头店,大多仍然在数量上做文章,为了图数,有的馒头比鸡蛋大不了多少。

    如今,北方人不仅在北方吃不着劲道的面食,而且一旦哪天,北方人去了南方,想吃点面食就更不容易了。在大城市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溜达半天,好不容易找了家面馆,口感上,缺少了村庄的味道,缺少了村庄的劲道,感觉馒头不像馒头,面条不像面条。

    去年老家一个堂姐和姐夫来城里开馒头店。人家一元钱卖两个,他们卖一个,不但生意没受影响,反而每日买馒头的人络绎不绝。个中缘由,十分简单。他们的馒头货真价实,一个馒头比别人两个馒头的分量重,而且是纯碱手工馒头。他们说,吃的东西掺不得假,掺了假骗不过人。

    自然,在他们的眼里,一个馒头的事,事关诚信,也事关做人。


    你觉得这篇文章怎么样?

    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