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关注
  3. 内容

阅读“e时代” 仍需读好书 周荣光

日期:2019-05-01 人气:4559

    世界读书日前夕,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发布的第16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结果显示:2018年,我国成年国民综合阅读率为80.8%,其中以网络、手机和电子阅读器等为主要形式的数字化阅读接触率为76.2%;超过半数成年国民倾向于数字化阅读方式,倾向纸质阅读的读者比例下降,倾向手机阅读的读者比例上升明显。

    阅读进入“E时代”,这一趋势并不让人意外。我们已经进入信息时代,身边充满互联网的踪迹,智能化设施越来越多,不仅政府的窗口部门,还有银行、医院、车站、机场、超市以及居民购买天然气、缴水费电费等,都已相继推出智能化服务系统,甚至连街头的小吃摊、农贸市场的蔬菜摊等,都可以扫二维码支付。既如此,那么面对数字内容平台越来越多,智能手机普及和发展让阅读终端越来越便利,屏幕越来越大,移动互联网的发展特别4G发展也使很多内容下载更加快速等现实,数字化阅读量必然会大增。

    也有人疑问:古往今来,人们都信奉开卷有益;阅读进入“E时代”的当今,数字阅读能否延续对阅读的神圣感?其实,对此倒不必有太多质疑。纸质书与电子书只不过是阅读时呈现文字知识的方法不同。人类曾有过甲骨时代、竹简时代,有过木版印刷、活字印刷。当时就是这样记载、这样印刷,谁又能因此去质疑这些方法所记载和印刷的文字内容呢?所以,无论是读纸质书还是读电子书,选择哪种形式实际都关联不大,重要的是在阅读方法上要倡导精阅读,在书籍选择上要注意读好书。

    所谓精阅读,主要是指读书的态度,进而推论到读书的方法。书籍是知识的总汇,能让现代人看到无法用肉眼直接看到的早已远去的历史;书籍是智慧的结晶,能使人脱愚,使人聪明;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有志于向上的人一定要勇于攀登书籍这部天梯。人的知识有直接得来的,但是大量的知识还是间接通过阅读得来的。读书可以明志、怡情、养性,更能提升道德品质和精神风貌,规范个人的文明行为。读书能倡导高雅乐趣,更能抵制低俗不良。把书籍看活了,就会触及灵魂,净化我们的内心世界。所以要不断激发持续增长的读书热情,倡导更高的阅读追求,改进阅读方法,提高阅读水平,从“浅阅读”走向“深阅读”、“精阅读”,使阅读点亮心灯,激发智慧之光。

    所谓读好书,即书籍选择上无论于纸质书还是电子书,都需要读文字内容更好、更优质、更有品位的书。要特别注重于读经典、读名著。经典名著是经历史长河大浪淘沙流传下来的典范作品,是传达心灵活动的结果、创造的产物、智慧的结晶,是阅读者了解历史、认识社会、创造新知的不竭源泉和提高文化品位,促进精神发育的上佳途径。为此,各国曾对青年读书都有规定,譬如美国教育机构要求高中学生必读二十多部经典著作,像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弥尔顿的《失乐园》,柏拉图的《理想国》,简·奥斯丁的《傲慢与偏见》,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共产党宣言》等。英国注重本国经典名著的阅读,譬如要求七至十一年级的学生阅读两部莎士比亚的戏剧,1900年前两部重要作家的小说和四位重要诗人的作品。我国教育部颁布的“语文新课标准必读丛书”包含了《红楼梦》《三国演义》《水浒传》等古典名著,《骆驼祥子》《女神》《雷雨》等当代名著和《唐·吉坷德》《巴黎圣母院》等外国名著。这些中外名著都是经时光甄选的、散发着人类的崇高精神和博大情怀。读这些经典名著,对于阅读者丰富精神生活、升华思想境界、提高人文素质,都将起到重要的作用。

    诚然,由于手机便捷的阅读功能,使得参与到手机阅读的人群越来越多。但从长远来看,数字化阅读和纸质阅读还必然会长期并存。为此,一方面要适应阅读进入“E时代”的现实,尽力为数字阅读提供更多的优质内容;另一方面也要为群众提供更多的纸质阅读方便,譬如建立更多更普遍的基层阅读场所,像农家书屋、社区书屋、公共图书馆等,以推动全民阅读不断深入,努力建设“书香型社会”。这些都是关乎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增强国家文化软实力和中华文化影响力,加强文化建设,坚定文化自信的大事,应该认真抓好。


    你觉得这篇文章怎么样?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