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献礼祖国70华诞
  3. 蹲点调研
  4. 内容

阿尼塔山上的守护者 □本报记者 刘慧锋

日期:2019-06-13 人气:2826

 

 刘良松每天在瞭望塔上都要工作十四五个小时。本报记者 李日东摄

 阿尼塔山上的瞭望塔。         本报记者 李日东摄

   18岁上塔,在塔上坚守了26年,至今单身一人。

    在没有见到刘良松之前,这是记者仅能获取到的关于他的信息。

    一个人做一件事并不难,难的是把一件看起来平凡的事坚持做下去。记者决定,蹲点采访跟随刘良松一起看林子。

初见刘良松

    6月5日,记者乘车前往位于松岭区新天林场的阿尼塔山,山路崎岖蜿蜒、凸凹不平。

    阿尼塔山海拔1000多米高,这里荒无人烟,野生动物时常出没。这条上山的路虽然只有25公里,但是开车上山却要一个多小时,路的一侧就是山谷。“这路最难开,一路上坡,而且都是‘胳膊肘’路。”开车的司机一边紧盯着这曲曲折折的山路,一边对记者说。

    初见刘良松,他个头不高,圆脸,眼睛不大,脸上总带着腼腆的微笑。

    正值防火紧要期,我们见到刘良松的时候刚好是他和同事交接班,刘良松一刻也不放松,在与同事询问完情况后,他便以最快的速度上塔。

    瞭望塔是钢架结构,塔高24米,楼梯宽仅60公分,从塔底登顶,要转9个弯儿,登上86级立陡的台阶,从一个也是60公分见方的洞口探出头,就到了塔顶。

    记者见到,塔身已经锈迹斑斑,甚至有的连接处螺丝已经脱落,刘良松用了不到1分钟的时间就上到了塔顶,而对于记者来说,眼前的铁塔却是一个难题。恐高的记者刚上到第二层便有些害怕,上到一半感觉整个塔都在随风摇晃,用时10分钟记者才到达塔顶。

    别看现在刘良松上塔这么轻松,最初上塔的时候他不知道磕碰了多少次,如今他的腿上还排列着密密麻麻的疤痕。“这都是小伤,没事的,不要紧。”对于这些伤疤,刘良松只是一语带过。

    就是这样,刘良松凭着一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面对枯燥平凡的工作,他没有退缩,认真钻研瞭望业务知识,经过不懈的努力,终于将瞭望知识掌握在心中,每次发现火情都能够准确无误的报出准确地理坐标位置。

瞭望台就是他整个世界

    回忆起26年前,18岁的刘良松刚从大兴安岭林业技校毕业,带着对新生活的向往步入工作岗位,他成为新天林场的一名防火瞭望员,也是松岭林业局首批防火瞭望员。当时,就连他自己也不会想到,这会成为他生命中永恒的战场。

    在望不到边的密林中,一间房、一座塔、一架望远镜、一部对讲机,4平方米的瞭望台就是他的整个世界。

    “这里是四拐(47),风力能达到3~4级,能见度15公里,一切正常。”每隔一个小时刘良松就要向指挥台汇报一次情况,他丝毫没有受到我们的影响,一直在不停地观察着密林中的情况。

    塔台上,除了机器设备外,就只放了一张简陋的小板床,床边放了一件军大衣。

    “这么热的天用军大衣做什么?”记者好奇地问道。

    “早晚温差大,风大,在这塔上更加明显,这里离不开人,晚上10点还都在塔上查看,军大衣是预备着每天晚上冷的时候用。”刘良松说。

    每年3月进入防火期,刘良松都是第一个上塔,在塔上一住就是七八个月。每天早上四五点钟就要上塔,直至夜幕降临才能下塔休息,瞭望时间达十四五个小时。

    塔上生活环境十分艰苦。吃粮、吃菜、日用杂物都要到25公里外的林场去买,山路崎岖,买一次东西来回需要二三个小时。每年防火期,他都要储存够几个月吃的粮食、土豆、白菜和咸菜。 除了饮食简单、单一,吃水难的问题也一直困扰着山上的瞭望员。

    记者在厨房里看到一个个排列整齐的大塑料桶,里面装的是瞭望员10天的饮用水。由于山路崎岖,林场每10天才能上山送一次水,有的时候桶底的水都已经坏了还在用。

    瞭望员这项工作既辛苦又单调,克服各种艰苦简陋的条件,还要克制强烈的孤独感,在这个没有水、没有电、没有手机信号的环境里刘良松是怎样坚持了26年,这是处于喧嚣生活中的普通人无法想象的。

无暇照顾家人

    艰苦寂寞并不是最难熬的,让刘良松感到难受的,是自己根本没办法照顾家里,老人生病,他都不能守在身边,这使他感到深深的内疚。

    说起家人,他觉得最对不起的就是姐姐一家。父亲的身体不好,每年春防期间他都把父亲送到姐姐家。

    三年前,他本应请假照顾父亲,可是那年的春风很大,冬季雪又小,塔上有经验的人又少,如果错报和漏报火情可就出大事了,刘良松所在的塔,又是防火指挥部和扑火大队的交换台,他不能漏岗,可老爸病重,需转院到加区进行治疗。

    那次,姐夫开车拉着老爸,怕老爸的身体条件坚持不到医院,车速较快,在途中遭遇车祸,姐夫抢救无效,永远地离开了他们。那时,年轻的姐夫既是一名防火工作者,又是家里的顶梁柱,姐姐家的天塌了。

    今年5月份,刘良松76的父亲病逝,可是他却没有时间下塔照顾父亲。说起家人,这个本就腼腆的汉子眼眶湿润了,因为多年来对家人的愧疚,让他心里很不是滋味。

    由于长期从事瞭望工作,45岁的刘良松这个憨厚老实的男人,至今也没有得到爱情的眷顾,长期工作在山上,他没有时间也没有更多的精力去找女朋友,每次家人催促的时候,刚开始他总是说还年轻,不着急,就这样渐渐的为了这片他热爱的森林,忽略了本应有的生活,但他没有抱怨。

    正在记者采访时,晴朗的天空突然阴云密布,还没等我们下塔便开始下起了小雨,雷声大作。铁塔全是导电的,唯独塔尖4平方米的地方有一小块地胶能绝缘。为了记者的安全,刘良松马上跟指挥台请示下塔。

    在刘良松的帮助下,记者安全撤离铁塔。事后记者得知,这样的经历对于刘良松来说却是家常便饭。

    短暂的采访结束了,记者不禁想问,人生能有几个26年?

    这是孤独的26年——每年有一半时间独守在山巅;这是艰苦的26年——忍饥挨冻,吃冰饮雪,与兽为伴;这是奉献的26年——不分昼夜,刻苦钻研,舍家保林。刘良松用自己的执著、信念和毅力在平凡的岗位上恪尽职守、无私奉献,用自己的青春和汗水诠释着一名林区人对大森林质朴深沉的爱。


    你觉得这篇文章怎么样?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