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生活
  3. 民生
  4. 内容

愿你走出半生 归来仍是少年 □文/摄 本报记者 王平

日期:2019-07-10 人气:3603

拿起弯把锯找回当年的记忆。

在碧水入口合影,开启寻梦之旅。

重游当年生产的地方。

在知青大名单上寻找自己的连队、自己的名字。

寻找当年的痕迹。

    50年前,响应党中央的号召,在杭州读书的茹巧珍等知识青年来到碧水农场(今碧水镇原阿尔河分场前身)插队落户。返城后的50年里,这片黑土地让他们念念不忘,做梦都想再回来看看。

    今年夏天,他们来了!

    初到兴安岭,他们意气风发青春正好,重返“故里”,他们已是满头银发人到暮年。50年,半个世纪的时光,一切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变的,是他们对这片黑土地的炙热情感。

    站在魂牵梦绕了50年的土地上,他们紧紧握住乡亲们的双手,眼含热泪无语凝噎。“是他们,就是他们,眉眼里还能看到当时的模样。”当年照顾过知青的老乡,依然记得知青们年少时的模样。

    “当年我们都才十六七岁,出发的时候每个人都斗志昂扬,在火车上颠簸了几天,来到这一看就傻掉了。视线所及到处都是大森林,连个房子都没有。”

    “这一段特殊的历史,成为我们终生难忘的回忆。随着岁月的更替,我们的知青情怀越来越浓。”

    回忆起当初那段岁月,知青们感慨颇多。“当时我们一起来的有70多人,其实很多人都想一起回来看看,但苦于生活杂事,很难凑到一块,这次只来了20人。”乘飞机、坐火车,再坐汽车,历经多日的行程,已近古稀的老知青们终于回到了他们魂牵梦绕的地方,回到了原碧水农场,寻找记忆中农场的样子。

    “碧水变化太大,完全认不出了!”看到碧水的发展变化,老人们赞叹不已、感慨万千,“当年,碧水还叫公社,我们所有人都被分到农场去种地。”“我们到的时候都是住在木刻楞房子里,来得晚的只能住在帐篷里。那时没有大桥,我们从场部到地里要撑皮筏子在呼玛河上过来,还有人被河水冲走了……”

    故地重游,激动的老知青们向接待他们的呼中区委宣传部工作人员和碧水镇场负责人滔滔不绝地讲起了当年生活工作的种种情形。

    来到碧水火车站,天空下起了小雨,但多年没变的车站一下子把大家拉回到了那个激情燃烧的岁月。拍照、合影,大家仿佛又回到了当年的青葱岁月。“当年这棵树还很小呢,现在这么高了。”看着变化的种种,老知青们的思绪如天空中的细雨般绵延悠长。

    行走在碧水的街道上,看着整齐的镇容镇貌大家十分感慨,“以前,农村人羡慕城市人,现在,我们还真向往这里的日子呢。”看到第二故乡的巨大变化,老人们心潮澎湃,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结束了碧水镇的寻梦之旅,在返回宾馆的途中,听到接待人员介绍说,呼中区建设了一座生物资源馆和老知青纪念馆,大家纷纷来了兴趣,不顾疲惫立即赶往生物资源馆和知青纪念馆。

    走进生物资源馆,看到大兴安岭的动植物标本,老知青们的记忆之门又打开了。“当年我们场部周边总有狼的,吓得我们晚上都不敢自己出去。”于是,无论看到什么他们都能想到当时的生活。

    在知青纪念馆里,老知青们站在一块密密麻麻写满知青名单的牌子前又一次被感动了。

    “这是农场一连的、这里是三连的,这是我,我找到了我的名字……”他们你一言我一语地发表着感慨。看着那几千人的大名单,这次活动的领队茹巧珍有些哽咽地说:“没想到我们走了50年,呼中还能记得我们,我们真是太感动了!”大家争相拿出手机,记录着名单上的名字,或拍下来自己留念,或马上传给没有同行的其他人。

    纪念馆里当年使用过的物品引起了老知青们的浓厚兴趣。拿起“弯把锯”,老知青宋维军喊道:“快给我拍一张,我要发给孩子们看看,当年我们就是用这个来锯木头的……”

    每一件物品都承载着当年的回忆,每一处变化都让老知青们深受感动。时间过得飞快,短短的旅行即将结束了,但老知青们对第二故乡的感情却仍在继续。

    “再次回来,尽管找不到从前的影子,但碧水还是那样的亲切!”老知青们纷纷表示,如果有机会,还会再回来!


    你觉得这篇文章怎么样?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