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献礼祖国70华诞
  3. 大美兴安沿边行
  4. 内容

乡村振兴谱新篇 奋进路上依西肯

日期:2019-08-13 人气:1981

①图为瓦干村二组一角,因为地处偏远,这里还保持着最原始的风貌。本报记者 温雅洁摄

    ②新东屯村的曹振铭正在自己家地里为赤芍除草。     本报记者 尹丹摄


菊姐.jpg

    ③周德全滔滔不绝地和记者说起了这些年的生活和家乡的变化。  刘颖摄


    ④瓦干村附近有一棵村民口称的“神树”,据说它有400多年的历史。闫善华摄


环境美了 房子新了 新东屯村变了

□本报记者 李佳宁

    道路硬化、旧房改造、浆砌排水沟……随着一件件实事的逐步推进,一幅宜居宜业的美丽乡村画卷在依西肯乡新东屯村徐徐展开。

    记者乘车路过新东屯村村口时,“司机”兼“向导”的新东屯村党支部书记赵建军指着前方不远处的农田,笑着说:“记者同志,你看,那就是我家的地,能看见那一片片的荒草吧?一个农民把地种成这样,是不是有点丢人!”

    同行的依西肯乡党委组织委员王立书笑着跟记者解释说:“今年,我们乡把新东屯村列为美丽乡村建设示范村来重点打造,村里要干的事太多了,建军都顾不上伺候自家的地,就这么荒了。”

    正说着,一台拖拉机拉着一车砂石迎面驶过来,赵建军说了句“稍等!”就急忙下了车,一路小跑地迎了上去。从车窗向外看去,赵建军站在淅淅沥沥的小雨中,指挥着拖拉机安全停靠在一个新铺设的堤坝边,才又小跑着回来。他告诉记者,这地方就是他们正准备修建的天鹅湖景点,这些砂石是铺设停车场用的。

    汽车驶入村中,映入记者眼帘的是一条干净笔直的水泥街道,在街道旁的一家住户门前,堆放着沙子、水泥等。赵建军介绍说:“这是村民石殿国的家,村里现在正在给他家进行房屋改造。我们村‘两委’成员和部分村民一共将近30人,组织成立了一个改造工作队负责施工、从院外到院内、从院内到屋里,从屋里到炕头进行改造。这样一方面可以节约些资金,另一方面也可以带动村民凭自己的劳动赚钱。”

    记者一行下了车,走进石殿国家的院落,只见七八个人正冒着小雨干活,他们和泥的和泥,砌墙的砌墙,打水泥地面的打水泥地面,60平方米的房子里,厨房、客厅、卧室规划得十分合理。今年60岁的石殿国告诉记者,这房子太老了,他家从他爷爷那辈开始就住在这,今年开春眼看着就要塌了,没办法,他和老伴只能暂时住到了旁边的仓房里。

    “要不是政府出一部分钱帮我改造,这房子是保住不了,我自己根本修不起。这回门窗我准备都换新的!”石殿国笑呵呵地说。

    从石殿国家出来,记者和赵建军一行打着雨伞,边走边看边聊。赵建军说,这两年乡里下大力气对新东屯村的人居环境进行治理。去年,村里的主干道铺上了水泥路面,给家家户户夹上了彩钢栅栏,新建了一个50平方米的公共厕所,对6户村民家的厕所进行了改建,还维修了4.29公里的农田路。今年,村里的4条巷道也都新铺了水泥路面,主干道两旁的住房墙体都改造成了水泥墙面,等把村里的这批旧房改造完,他们还将对48户村民家中的厕所进行改建。同时还要对临街的墙体进行美化,打造出一道会说话的文化长廊和电线杆文化。这些村文化不仅有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基本内容,还涵盖了惠农政策、法律法规等知识,更有农民喜闻乐见的民俗民风等。

    行进中,今年86岁的杨长福站在自家门口,看到记者一行,一个劲地招手,让大家进屋坐坐。“我家的棚顶、地面都是去年新改造的,冬天可暖和了,现在我们老两口就是不出屋,也有水有电有吃的,好着呢。”这位历经沧桑的老人告诉记者,1941年他8岁时就跟着父亲母亲来到这,那时候只有10户人家,旧社会里日子都过得十分艰难。现在是新时代了,形势好了,村里的领导对他和老伴很关心很照顾,他们老两口生活得很幸福。

    “我们村里的这些人基本上都是祖祖辈辈一直生活在这里的,相互之间都很亲,都对这里充满了感情,我们这些年轻人特别想靠自己的力量把家乡建设得更美好,让我们的父辈都过上幸福的日子。我们在村口打造的天鹅湖景点,因为最近一直下雨给耽搁了,要不早就成型了。等天气好了,我们村干部就继续带着村民一起干,把这个景点建设好,让村民们没事了来这里散散步、钓钓鱼,好好享受惬意的乡村生活。”赵建军信心满满地说。接下来,他要领着全村人撸起袖子加油干,这些美丽乡村建设的项目一定要在10月底完工。

    北药种植带来致富“好钱景”

    □本报记者 尹丹

    盛夏时节,走进依西肯乡的村村屯屯,方方正正的庄稼地里,垄与垄之间种植的赤芍、防风铺满了地面,不远处,几位农民在地里弯腰拔草的身影不时显现。如今,依西肯乡大胆创新,依托区域内丰富的野生药材资源和适合人工栽培药材的土地,正引导群众调整种植结构,加快推进北药种植,铆着劲儿摸索一条致富的“活”思路。

    “我们村这片土壤属于沙土地,粮食产量低,不合适种植大豆。每年村民们都费心费力地种地,可一年到头挣不了多少钱。”依西肯乡瓦干村村主任康秀花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当听说有客商要来我们乡投资药材种植时,我觉得这是带领村里人转型致富的好路子,便积极与客商联系。通过对土壤、水质进行检验,最终与北极兴种植农民专业合作社签订了土地承包合约。”

    在中药种植发展上,塔河县北极兴种植农民合作社针对不同的地域环境,秉承绿色、高标准管理、高标准生产理念,采取“基地+合作社+农户”种植方式,在依西肯乡打造了北药种植基地。“我们合作社去年4月份以每亩400元的价格与瓦干村27户农户签订了为期五年的土地承包合约,一共承包了500亩土地,用来种植赤芍和防风两种中药材,同时我们还开拓了试验田。”北极兴种植农民专业合作社助理赵立成告诉记者。“虽然去年发了大水,种植的中药材全都被冲毁了,但是我们对这一情况并不担忧,对未来发展前景仍然十分看好。我们还将和北京同仁堂合作,继续扩大种植面积,带动更多的村民参与到北药种植中。”

    通过流转土地,发展特色规模种植业,有效带动了村民实现增收,依西肯乡瓦干村成为当地第一个敢吃“螃蟹”的村。依西肯乡乡长杨伟才心中揣着一本明白账,“像防风这种药材要2~3年才能见成效,而赤芍时间更长,需要5年,对于一些思想传统守旧,宁可种大田守着那点可怜的收入,也不敢不愿尝试新鲜事物的村民来说,流转土地不仅有租金,在基地干活的村民每天还能收入120元,可以说是一举两得的好事。”土地流转,兴了产业,富了农民。

    像瓦干村一样,新东屯村也在尝试北药种植。见到新东屯村的石孟海时,他刚刚从地里走出来,鞋底沾满的泥土还没来得及刮掉。“今年4月份我们出去考察了一圈,回来后5月份就开始种植了。我就想给村里人打个样儿、探探路。”

    北药种植有着广阔的发展前景,这已经逐渐成为依西肯乡人的共识。“我们老两口岁数大了,土地承包出去了,就在自家房前的地里种了这3亩多的赤芍。”69岁的曹振铭说,“这也是我们致富的一条好路子啊!”

    “如今在种植防风、赤芍的基础上,我们还进行金莲花培育,从而把产业丰富起来。”依西肯乡党委组织委员王立书告诉记者。

    “北药种植基地种植的中药作物花期不同,给村里农户养殖的蜜蜂提供蜜源,而且具有很强的观赏性,这样游客就能在不同时期观赏到不同的花海景观。”杨伟才笑着说,“中药种植本身的药用价值不仅能为村民带来经济效益,还能以花为媒连接起旅游产业,让村民的腰包鼓起来。”

    土地流转、北药花海、乡村旅游……一项项围绕北药种植发展起来的鲜活产业,不仅让这里的村民有了更多的致富途径,也让这个充满馨香的产业成为依西肯乡别具特色的“名片”,为村民致富带来“好钱景”。

    暖暖小村落 袅袅炊烟起

    ——记者实地探访瓦干村二组纪行

    □本报记者 温雅洁 鞠春艳

    不通邮、没有客运班车、手机没信号、没有有线电视,这样的描述,一定会让人觉得回到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以前的中国农村。如今,在塔河县依西肯乡就有这样的一个小村落——瓦干村二组。7月28日下午,坐上瓦干村村党支部书记张仰喜的农用皮卡车,记者一行从依西肯乡出发,一路颠簸着,实地探访瓦干村二组。

    通往村里的是一条曲折蜿蜒的小路,路两边的农田一眼望不到边,麦浪起伏,大豆长势喜人,野花飘香,时隐时现的龙江水一路追随着我们,这样的美景,让我们对隐于山间的小村落充满了期待。路上被大型农用车压出的深深的车辙里积满了泥浆,行路难,张仰喜一边小心翼翼地开着车,一边向我们介绍着瓦干村二组的基本情况。

    瓦干村二组在新中国成立前被称为绥远村,最初是闯关东的人在这里安家落户形成的自然村落。新中国成立后,这个小村归属地几经变迁,2011年末,依西肯乡撤并5个自然村屯,绥远村也就变成了今天的瓦干村二组。这个偏远的小村距依西肯乡址所在地37.5公里,距最近的村子瓦干村一组20公里,没有硬化路面,遇到雨雪天气,出行极为困难。夏季常住人口十二三户,冬季只有八九户,大部分村民子女都是在十八站林业局或者塔河县境内打工或者陪读,有的甚至走得更远。张仰喜这样概括村民的生活现状:“打鱼、采山、种地、养牛羊,来钱容易花钱难,因为偏远路不好,出村买点儿东西太费劲。”

    刚一进村,记者看到,村里大部分房屋都是板夹泥结构,有几户已经破败不堪,早已没有人居住。在村里晃悠的几条大狗看到有车进村马上迎上来,没有犬吠声,它们只是摇着尾巴表示热情地欢迎。推开几户柴门,都没有见到房子的主人。张仰喜说,他们有的去地里干活或者去放牛了,还有的出村去了亲戚家。一户村民家的院里停放着本田雅阁轿车、大型联合收割机、四轮农用拖拉机,院子里摆放的一盆盆鲜花争相怒放,这引起了记者的兴趣。张仰喜带我们进了院,屋子里的主人周德全热情相迎。攀谈中,记者了解到,今年53岁的周德全是1990年从海伦县来到这个村的,最初,靠打鱼、采山、打零工为生。1998年,第二轮土地承包时,他家分到了460多亩地,如今党和国家的好政策多,一家人以种地为主,农闲时打鱼、采山,收入还不错。

    回忆起刚来村子的那些年,周德全大哥打开了话匣子。村里那时不通电,晚上点煤油灯,1993年以后,村集体发电,村里晚上有了亮儿。2009年,通上了国电,家家都买了电视,村民也开始了解外面的世界。2004年以前,通往村外的路由于年久失修,出行很难,冬天靠马爬犁,夏天就得开船沿着黑龙江走水路。如今,路比以前好多了,没有特别大的雨雪,出行不是问题。2013年,他家买了第一台小轿车,如今已经换了好几台了。记者跟周大哥开玩笑地说:“你家挺趁钱啊!”周大哥说:“这不算啥,村里人都不比我家条件差。”周大哥还是乡里连续三届的人大代表,种地之余,他管着很多“闲事儿”。他是村里的边境护边员,协助边防派出所巡江。记者在他厚厚的笔记本上看到,上面工整地记录着每天巡江段的外来人员、江面情况,他说:“我们生活在这里,就有责任守护好边疆,责任大着呢!”

    更让周大哥骄傲的是,这个古老的小村最近几年游客不断,他们沿着黑龙江边一路走过来,发现这个古朴的小村庄,都会停留下来看看。热情好客的周大哥为他们提供免费的吃住,不收一分钱,周大哥提出的条件只有一个:“多宣传一下我们的小村子,让大家都来游玩,看看这里有多美。”农家菜、江鱼、小笨鸡,是周德全招待客人的“标配”,他家院子里养的160多只小笨鸡,都是用来招待游客的。他还会带他们在江边垂钓,开着船在江上游一圈。在他厚厚的笔记本上,写满了游客的留言,一个青岛的游客临别时一再嘱托:“村子里路修好了,手机有信号了,一定要告诉我,我还会再来!”

    走进村民杜永良家时,记者看到,一个三岁左右的小女孩正在炕上玩耍,了解得知,这是老两口的小孙女,孩子的爸妈远在山东打工,把她留在了村里和老人生活。因为总也见不到陌生人,小女孩怯怯地看着我们,不太爱说话。杜永良夫妻俩在村子里种地、打鱼、养牛,平时托村里人帮着买点生活用品,一年极少走出村子。“孩子快上幼儿园了,也要送出去了。”老两口说起来,有些不舍。村里的年轻人大多出去打工了,留在村里的都是老人和孩子,这也是中国大多数乡村的现状。

    对于这个小村子的未来,依西肯乡有着长远的规划,乡长杨伟才告诉记者:“到2020年,瓦干村二组手机信号会实现全覆盖,目前,瓦干村二组的发展要在基本保持原来风貌的基础上,本着修旧如旧的原则,对旧房进行维修,就地取材,巷道铺鹅卵石,村子里还要建设一些基础设施,为游客吃住行提供便利。”

    “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户庭无尘杂,虚室有余闲。”这是陶渊明笔下的田园生活,也是如今瓦干村二组的真实写照。这个坐落在黑龙江边的隐秘小村子,正在以自己的方式逐渐打开,追赶着时代的脚步。

    好大一棵树

    □本报记者 张志豪

    依西肯乡美景很多,但是依西肯人都说,来了依西肯无论如何都不能错过一棵樟子松——一棵传说可追溯到400多年前的“神树”。

    “神树”在瓦干村一组马场附近。过了马场左转,只见一片相对开阔的林间,一棵树干挺直粗壮的樟子松高耸入云,仰头望去,“神树”树冠枝繁叶茂,中部黑褐色的树枝虽有些虬结扭曲变形,但仍不影响其生机盎然的样貌。下部的树干需有三人才能合抱过来。黄褐色的树皮呈鳞状深裂,树干上系着红布,不知是谁在树干上还刻了一张萨满的面容。树的周围可以看出常有人来祭拜的痕迹。

    据当地老人介绍,这棵树在他们小时候就有这么粗这么高这么大了。当地还流传着许多关于这棵树的神奇民间传说,最远可追溯到400多年前1644年的清顺治年间。当地许多百姓都特别信服她,民间有关一年农事、渔猎收入甚至小孩子发烧的事都要来问一问“神树”。

    据民间传说,几百年间,“神树”历经了许多的磨难,至今依然挺立在这里。

    记者专门查阅了一下“百度百科”:“樟子松寿命长,一般年龄达150~200年,有的多达250年”。这棵树树龄究竟能否达到400年以上,需待有关专家前来考证。关于“神树”的诸多传说大约无从考证了,但当地百姓对真善美的坚守、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却是真诚真切的,相信他们对美好幸福生活的期待一定会实现。


    你觉得这篇文章怎么样?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