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献礼祖国70华诞
  3. 大美兴安沿边行
  4. 内容

有野心的养蜂人 □本报记者 王玉梅

日期:2019-08-13 人气:2377

依稀肯.jpg

 依西肯乡的养蜂人丛志春指给记者看,桌子上的这些仪器是给蜜蜂做手术用的。本报记者 夏明晶摄


    塔河县依西肯乡共有10余户养蜂人,这其中有一个蜂农,总是能惹来其他蜂农的“闲话”。每每提及此人,有人甚至会说:“一天天就知道瞎折腾,野得很。”

    这个人名叫丛志春,养蜂5年,也算是个老蜂农了。

    记者采访丛志春那天,正赶上下雨,其他蜂农都趁机雨休了,他却仍在自家的养蜂点忙活着。丛志春的60余箱蜜蜂分散摆放在村子废弃的小学校院子里,这里处在村子的边缘地带,不远处就是山林草地,方便蜜蜂采蜜。丛志春将学校其中一间闲置的教室当成自己的操作室,里面摆放着他养蜂需要的全部家什。其中窗前那张木桌上摆放的显微镜、精准放大镜等几台仪器引起了记者好奇。见记者感兴趣,丛志春上前介绍说:“这是给蜜蜂做手术用的。”记者仔细观察了一台仪器的标签,上面写着:蜂王麻醉系统。嚯,给蜜蜂做手术就已经很新奇了,居然还需要麻醉。

    “局麻还是全麻?”记者忍不住开了一句玩笑。

    “当然是全麻,蜜蜂个头太小,局麻有难度。”丛志春回答得十分认真。

    “为什么要给蜜蜂做手术?养蜂人都像你这样吗?”面对记者的询问,丛志春说,他这套设备是用来给蜂王授精的。“人工授精可以保证蜂群的质量,同时也有助于培育适合本地环境的特有蜂种。”说起养蜂,丛志春打开了话匣子。

    他的话题始终围绕着如何科技养蜂,如何培育本地蜂种,如何保证养蜂业持续发展等内容。这些年记者也采访过许多蜂农,这样说话的丛志春还是头一位。“依西肯从50年前知青来插队时开始有人养蜂,那时候的蜂王是知青从南方带来的,从根本上讲,不太适合咱们北方饲养。也有人用的是东北黑蜂,虽然适应北方气候,但是一代一代繁育下来,基因也不太纯正了。我们急需培育能适应本地环境的新蜂种,只有这样才能取得新的突破。”

    丛志春是一位退伍军人,多年的行伍生涯使他养成了凡事都愿意较真儿的性格。退伍后他在外闯荡多年,5年前回乡养蜂。“别人都说回农村没希望,我却认为依西肯的水产养殖和蜜蜂养殖很有前景。”养蜂第二年,他就开始不安分了。别人那里学来的养蜂常识他总觉得少点什么。“一代一代传下来的未必就一直正确,事物总是在发展中变化,在变化中发展的。”

    5年来,他一边精心打理自己的蜜蜂,一边见缝插针地挤时间研究蜂王人工孵化和人工授精技术。“我的目标是培育一个全新的蜂种,让养蜂人的收益能再高一些。”

    “养蜂在大兴安岭既是‘夕阳产业’,也是‘朝阳’产业,关键就看技术能不能跟上了。”采访中,丛志春不无担忧地说,现在大兴安岭的养蜂人基本上都是45岁以上的中老年人,养蜂技术也是一代一代传下来的,有些老经验已经过时。从这两个元素上看,养蜂是一个“夕阳产业”。从大环境上来看,人们的保健意识越来越强,对大兴安岭纯绿色蜂蜜的需求也越来越大,养蜂的前景十分乐观,绝对是“朝阳产业”。

    “我马上就要50岁了,在我干不动之前,如果能培育出优质蜂种,让蜂农赚大钱,吸引年轻人加入到养蜂的队伍中来,让这项产业后继有人,我这辈子也算没白活。”作为养蜂人,丛志春的心有点“野”。看着他倔强的眼神,记者在心里默默地说:“丛志春,好样的!”


    你觉得这篇文章怎么样?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