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献礼祖国70华诞
  3. 大美兴安沿边行
  4. 内容

黄金古驿十八站 转型路上灯笼城

日期:2019-08-14 人气:2214

依西肯管护区女子营林队。(资料片)

十八驿矿泉水生产线上,工人正在观察灌装情况。

十八站林业局的地标性雕塑《盛之门》以大红灯笼、中国结为元素,将汉字“十”“八”蕴含其中,由此寓意“十八站”之名。

    春季防火期过后,王晓玲摇身一变成了面粉厂的检验员,每天忙碌在化验车间。一身白大褂配上专业、认真的眼神,“百变女工”果然名不虚传。

    水产养殖也是65综合种植养殖基地的重要项目之一,这里的水系隶属呼玛河,虽然是网箱养殖,但是生长环境与野生鱼类极其相似,所以这里养殖的鱼很受消费者欢迎。

依托开发建设大军登陆点的优势,白银纳管护区购买了一艘旅游观光游艇,取名江上人家,停靠在江边为过往游客提供餐饮服务。

    十八站管护区65综合种植养殖基地共有木耳大棚30余栋,每栋大棚年利润能达到2万元左右。“管护区经济带动职工增收,日子越过越有奔头了。”大棚里,职工一边采摘木耳,一边满足地说。

依西肯管护区面粉生产车间。

为了让记者直观了解十八驿矿泉水的弱碱优势,水厂工作人员现场做了一个小实验,用科学数据为矿泉水“代言”。

吴八老岛全景。

林业职工做粮油行不行? 他们用行动说行

□本报记者 常龙

    “嗯,好吃,真香啊,这馒头真有面味啊!”来自大连的游客在十八站林业局宾馆早餐桌上对当地的面食赞不绝口,刚吃完一个馒头的游客又端起一碗热气腾腾的手擀面。“这面是我们林业局依西肯管护区生产的,味道特别香,炒菜的油也是依西肯当地生产的。”宾馆服务员笑着向游客介绍当地的面粉。

    如今,依西肯管护区的面粉和豆油不仅在十八站林业局地界销售,在加格达奇的超市里一样能买到,最远卖到了沈阳,不少自驾游游客在十八站品尝完依西肯的面粉后都要买点带回家。

    涉足粮油加工,这是依西肯管护区成立以后经过一年多时间大家仔细研究后的决定,面粉厂成立之初,职工们还在担心卖面粉行不行,如今,面粉厂、豆油厂已经成立了一年多时间,实现产值364.4万元,带动职工29人,平均每人月增收1800元,用事实给职工吃了一颗定心丸。

    院子里种植了各种果树、珍稀树种800余株、花卉4000余株,6000平方米的草坪旁修建了廊亭、假山等,如果没有面粉厂的牌子挂在不远处,也许你会认为这是个小公园。

    管护区党总支书记张良边介绍说:“我们这是花园式工厂,良好的厂区环境更能保证产品的质量。”

    放下了斧头锯的林业工人变成了粮油工人,依西肯管护区干部职工脚踏实地的闯出了一条致富路。

    林木停采后,3个单位合并成立了依西肯管护区,职工收入低、年纪大,40岁以上的职工占多数。管护区的党政一班人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大家集思广益,经过长时间反复研究,最终决定发展粮油项目。

    2017年,管护区班子成员先后到黑河、河北、山东等地进行考察,更加坚定了上马面粉厂和豆油厂的决心。随后,依西肯管护区组建了以管护区为主体、集体所有的大兴安岭驿晟工贸有限责任公司,确立了面粉、食用油加工项目。

    公司成立之初,林业局拿出自主创业资金30万元,小额贷款69万元。但这点资金捉襟见肘,职工们得知这一消息,倾尽全力,公司以向职工借款的方式又筹措了180万元。

    从建厂房、买设备到试生产,仅3个月,建成了700平方米的厂房、1000平方米的库房、3500平方米的晾晒场、30平方米的标准化化验室、配齐配强了财务人员和专业的管理人员,打造了专业的营销团队,管护区与当地种植户实现订单收购。“我们自己生产的普通面蒸出的馒头多好啊,虽然有点黑,但口感、味道却大不相同。”管护区退休管护职工张福华高兴地说,一大早儿就卖出3袋面,三四桶豆油,销路特别的好,每天蒸6大锅馒头,一个都剩不下。张福华直销店地处局址中心位置,说话间,不时进来人买上几个馒头。“用当地面蒸的馒头又香又甜,没有添加剂,吃着健康、放心!”买馒头的王大姐说。

    管护区赚了钱了,职工们的工作环境也发生了变化,管护区室内外建设了标准卫生间7个,建设了30平方米职工书屋、150平方米职工活动室、56平方米职工淋浴间,一个标准化篮球场。“下班之后打个篮球,完事后再冲个澡,别提多美了。”职工小李笑着对记者说。

十八驿天然水

“饮”领时尚 喝出“锶”念

□本报记者 尹丹

    大美兴安沿边行采访团一行走进十八驿饮品有限责任公司,只见现代化的生产车间窗明几净,一条条生产流水线整齐的排列,机车正欢快地运转,工人们有条不紊地忙碌着。全自动生产线在极度清洁的环境下吹瓶、灌装、封盖、包装,从水源地取水到灌装整个过程都在封闭的环境下完成,确保了十八驿饮用天然水的品质得到最完美的呈现。

    十八站林业局宣传部副部长张清林告诉记者,十八站林业局自筹资金570万元,将原物资科废料库房改造为2500平方米的天然水生产车间。从厂址的选择、场地的平整、设备的选型、施工的节点等各方面,严格按设计要求、质量标准进行施工,并同步展开了设备选型工作,深入全国各设备生产厂家考察、调研,反复比较设备性能,最终在上海、广州等地购入了国内最先进的全自动生产线,确定了水处理、吹瓶、灌装等生产线全套设备。

    “2017年2月,十八站林业局正式施工建设十八驿饮品有限责任公司生产车间,年底建成试生产,2018年4月正式投产。”十八驿饮品有限责任公司销售经理苑满成告诉记者,“起步之初,是以生产为主、多种销售形式并存的经营模式,逐步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集瓶装水、桶装水、袋装水、功能水多个品种兼备的方向发展。”目前,十八驿饮品有限责任公司生产的产品主要有488ml、333ml和222ml三个不同规格的瓶装水和桶装水、袋装水。

    苑满成又为采访团一行进行了酸碱度测试及矿物质含量的测试。据了解,十八驿饮品有限责任公司生产的十八驿饮用天然水富含多种人体所需的矿物质和微量元素。其中锶的含量在每升当中高达4.8毫克,矿物质和其他各项指标均达到国家规定的矿泉水标准。锶型矿泉水不仅能防治心血管疾病,还能防治老年人骨质疏松,促进青少年和婴幼儿骨骼的生长和发育。

    纳百川之水,润世界万物。十八驿地下深岩水刚上市就得到了社会的认可,成为CCTV央视网商城优选品牌。如今自动化生产线使日产量达到6000瓶,销售市场已经走出大兴安岭,向北京、上海、哈尔滨、广州等一线城市发展。据统计,2018年全年销售约300万瓶,2019年截至7月底销售约440万瓶。

吴八老岛的故事

□本报记者 包宝军

    近日,大美兴安沿边行采访团走进位于十八站林业局施业区内的吴八老岛,了解这里的过去与今朝。

    据了解,1926年,三合村村民吴湘连一家五口搬到岛上居住,在岛上开设酒柜,耕种土地。因吴湘连在家排行老八,故该岛得名吴八老岛。1934年吴湘连病故后就葬于岛上。

    吴八老岛位于黑龙江主航道中心线我方一侧,历来都是我国的领土。上个世纪50年代末,中国与前苏联关系恶化,黑龙江上的吴八老岛、乌苏里江上的七里沁岛、珍宝岛等均成了争议岛,1969年3月,珍宝岛反击苏军入侵的战斗打响,大兴安岭地区的中苏边境斗争形势也趋白热化,同年5月12日我边防部队在吴八老岛上执行正常巡逻任务时,新战士任久林被苏军罪恶的子弹射中,壮烈牺牲,年仅20岁。

    为了保卫祖国的领土完整,支援反修前线的对敌斗争,从1968年末开始,先后有来自上海、齐齐哈尔等地的知识青年196名,来三合村插队落户,三合村的力量一下子就翻了好几番。

    党和政府十分关注吴八老岛地区的边境斗争,在三合村设立了前线指挥部,通往江边的公路也在紧急修筑。为了发动群众,由全县知青中选拔出来两个民兵连,配齐武器装备。这支民兵队伍在龙江大地上,用热血和青春书写了一曲曲保家卫国的动人篇章。

    为了维护国家主权的神圣与尊严,三合民兵连从没有放弃登岛生产作业。在一次登岛生产中,民兵们把自卫反击用的武器隐蔽在马车上,由民兵连长山秋林赶车登岛。突然苏军哨所隔江向我吴八老岛发起了猛烈的射击,马受惊狂奔,为了车上的武器不被暴露,山秋林死死拽住缰绳不放,一直拖出去几十米才使惊马停了下来。  

    1969年的春天,黑龙江刚开江,前呼后拥的冰排就在吴八老岛下游不远处叠起了高高的冰坝,受阻的江水急剧上涨,漫进了岛上的工事。就在前指正要向我驻吴八老岛部队下达军事命令之时,电话线被冰排撞断了,前指与岛上的联络中断。紧急时刻,三合民兵连副连长陆学东冒着被冰排撞死、被江水吞没的危险,双手撑起一根长长的木杆,在一块块急速行进中的冰排上跳跃、飞奔……终于登上吴八老岛,将前指的命令及时送达给驻岛部队。

    三合民兵军事素质过硬,俨然就是一群不穿军装的英勇战士。他们根据前指的统一部署,昼夜挖地道、修战壕,使村内的地道成网,使村外的战壕贯通,与边防军一道,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把小小的三合村建成了一个既有严密组织,又有军事工事的战斗村,真正做到了招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据不完全统计,三合村的军民共修筑交通壕115延长米、建掩体131个、防炮洞22个、挖地道500延长米。

    小小的三合村被中央军委授予“三合战斗村”的光荣称号;三合民兵连也被树为沈阳军区、黑龙江省军区先进民兵集体,荣立集体三等功;三合民兵连连长山秋林荣立二等功,副连长陆学东及民兵孙世忠荣立三等功。

    现如今吴八老岛侧畔,在当年开发大兴安岭百万官兵登陆码头附近,一艘巨型游轮停靠岸边,“江上人家”水上餐厅招牌赫然抢眼。这座集餐饮娱乐于一体的大游轮,吸引了远近的居民,大家有了空闲就喜欢来这里聚会游览,家里来了客人更是一定要带到这里观光游玩。这艘十八站林业局白银纳管护区购买的游轮,是林业局为支持管护区经济注入30万元启动资金,其余由管护区的32名职工集资购置的。据介绍,今年以来,已接待游客近千人,高峰时每天都有四五桌客人在这里就餐。前年,管护区“江上人家”水上餐厅、大棚吊袋木耳加上山产品以及种植北药、养蜂,仅一个月,就盈利10万元。去年,管护区还投入2万余元,改造了管护站,添置了电视机、沐浴、床品等,能够以民宿的形式接待游客了。管护区职工尝到了甜头,打算今年秋冬淡季以后,维修、改扩建现有的水上餐厅游轮,增加餐厅单间个数和面积。同时准备再投钱买一艘25座游船,依托名岛客运,游客可以沿160公里水路,一边品尝黑龙江鱼的美味,从呼玛一路观光到鸥浦,欣赏黑龙江两岸秀丽风光。沿途可以看吴八老岛、北国第一哨、迎门砬子景象,还能顺便看看俄方村民的生活活动的场景。

    吴八老岛、三合村、开发大兴安岭十万官兵登陆地、白银纳管护区,这一系列记载历史与现实的称谓符号,一时间在这里交错,可能会让人有些恍惚,但这也正是这些机缘际遇,才使得黑龙江这一段,围绕着吴八老岛,有了更厚重的内涵。静美的吴八老岛和三合村等你来,她会有新的故事讲给你我听。

大山深处的百变女工

□本报记者 王玉梅

    她们曾经是自信满满的车间女工,穿着工装忙碌在木材生产的各条战线上;

    她们曾经是迷茫无助的待岗妇女,原单位解散,站在人生的岔路口,不知道明天将何去何从;

    如今,她们时而是技艺娴熟的营林队员,在漫长的冬季穿行于林海雪原,抚育森林,积蓄绿色;时而是重任在肩的森林防火巡护员,坚守在森林防火的第一线,用柔弱的身躯守护着万顷青山;时而又重拾车间女工的角色,工装着身,笑语嫣然……

    百变的女工,不变的情怀。她们,就是十八站林业局依西肯管护区的女子营林队的队员。

    王晓玲,女子营林队的队长。娇小的身躯、白皙的皮肤、闪亮的眼神,在记者眼里,王晓玲有些“出戏”,很难与印象中的营林队员画上等号。“不管清林还是巡护,我们都把自己包得严严实实的,皮肤吹老了、晒黑了可不是闹着玩的。”伴着爽朗的笑声,王晓玲几句话就打消了记者的疑虑。这性格,一看就是常年在山林间穿梭的人,痛快、利索,嘎巴溜脆。

    王晓玲告诉记者,营林队成立于2014年,最初共有15名队员。“这两年队员陆陆续续到了退休的年纪,现在也就剩下不到10人了。”说起营林队成立前后的时光,王晓玲说她们每个人都是迷茫的。在车间干了那么多年,突然变身成了营林队员,一时间真有些不知所措。“都是40多岁的‘中年妇女’,突然要像老爷们一样去林间作业,搁谁一时半会也接受不了啊。”王晓玲回忆说,停伐政策落地没多久,她们原来的单位就陆续解散了。尽管林业局提前给职工吃了定心丸,说好了转岗不下岗,但是转到哪里,要干什么?每个人心里都没有底。

    “从接到通知说要组建女子营林队,到进山清林,时间非常快。在林子里忙碌了将近一个月我们才反应过来,这是重新上岗了,那时候心里一下子就踏实了。”王晓玲说,营林队实行计件工资,多劳多得。姐妹们接受了专业的培训后,很快就上岗作业,而且每个人都铆足了劲干。“营林作业、防火巡护的苦不用多说,林区职工都深有体会。我们坚持下来了,而且坚持得非常好,每年都能保质保量完成任务。”正如王晓玲所说的,她们坚持下来了,而且赢得了各方的认可。因为工作出色,大大小小的荣誉她们可是没少得。2017年,她们甚至还被全国总工会授予了“五一巾帼标兵岗”和“工人先锋号”的荣誉称号。“我记得特别清楚,当时我们正在山里作业,管护区领导带着地区总工会的人趟着雪到林子里看望我们。知道获奖的消息后,姐妹们都哭了,不是因为名利,是因为我们终于得到了所有人的认可。”

    采访中王晓玲告诉记者,她们冬天进山清林,春秋两季防火期在山里防火巡护,这样一来她们一年留在家里的时间就少得可怜了。可是她们每个人都在默默坚守着,营林队成立以来,没有一个人掉队。

    2017年,为了发展管护区经济,依西肯管护区成立了以面粉和豆油加工及销售为主营项目的“大兴安岭驿晟工贸有限责任公司”,营林队的队员们又重拾车间女工的身份,在没有营林和防火任务的时候,忙碌在工厂的车间里。

    “我们每个人都有机会到厂里去干活,计件发酬,忙的时候每人每个月能增收1000多块钱呢。”说起现在的工作与生活,王晓玲的言语间充满了满足与希望。“我们现在就盼着管护区经济能像当年木材生产那样红红火火,这样我们职工挣钱的机会就越来越多,工资也能越来越高。我们哪儿也不去,就守着管护区守着家,快乐工作,幸福生活。”王晓玲说出了队员们的心声。而这,也是所有林区职工的心声……

本报图片均由本报记者 冯剑飞 摄

    你觉得这篇文章怎么样?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