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生活
  3. 关注
  4. 内容

鏖战,与时间赛跑 ——我区援助湖北孝感医疗队战疫记事

日期:2020-03-24 人气:8954

        应城 让我们并肩作战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从祖国最北一路南下,医疗队员们从踏上征程的那一刻,心就已经和湖北人民连在了一起。白衣铠甲的保护下,大兴安岭和应城并肩作战。

        公维云

    2月19日

    我们的工作已经进入到了战斗模式,每天都有新情况发生,而我们似乎只能见招拆招。不行,这样绝不可以,我们必须变被动为主动,主动出击。

    早上一上班,我已穿好防护服下科室办公去,3层的ICU已经准备就绪,但呼吸机和病人还没有到位。我们紧急与院方沟通协调解决空气消毒机安装工作,紧急调配呼吸机,在工程师没有到位的情况下,由南护士长和医疗团队带着护士们共同完成组装调试工作。通过对病人的全面评估,紧急将2层4名重症病人安全转运到位,整个转运过程医护密切配合,无缝隙对接,保证病人的安全。工作井然有序地进行着,应城中医院医护人员都对我们竖起大拇指,称赞我们是一支高效团队,军人作风。这让我感到很骄傲,因为成为一名军人是我从小的梦想,今天梦想终于成真了。

    一上午的工作让我很有成就感,深入临床一线,和战友们并肩战斗,感觉特别充实。看到病人们恐惧、无助的面庞,一阵阵心酸涌上胸膛。这几天经历了一些不一样的道别,心里不免沉重与悲痛,也更深地体会到,只有国家平安了,才有我们每个小家的平安,大疫面前我们必须有担当,必须以最小的牺牲换取最大的胜利。

         许杰

    2月20日

    我们常说患难见真情,祖国妈妈在任何一个孩子生病的时候,都不会视而不见,兄弟姐妹无论多远都会伸出援助之手。由于新冠肺炎疫情我们从五湖四海赶来应城,与应城人民并肩作战,共同抗疫。

    今天,因工作的需要,我和另外37名护士被调配到新成立的三楼重症隔离病房。

    目前病房收治了16名新冠肺炎患者,重症患者3名。6号床是我的患者,我和上班护士进行了详细的床头交接,目前该患者的各项生命体征平稳,绝对卧床、留置导尿,一小时监测一次生命体征,特别需要注意血压、血氧,记录出入量。接班后,我简单向患者打了招呼,介绍我的名字,告诉他我就在身边,不舒服随时告诉我。因为是深夜,不想打扰病人休息,所以没有做过多的交谈,监测生命体征后,我便坐在椅子上登记。过了一会患者想加穿一件毛衣,我便帮忙给他穿上。突然他呼吸有些急促,我立即告诉他一定要放松,深呼吸,急促的呼吸状况慢慢缓解下来。接下来的时间我在严密观察患者病情的同时,时常给他倒温水喝,按时打开留置尿袋排尿,观察尿液颜色,记录出入量……

    病房的气温很低,几个护士时不时给患者盖被子,虽然话语不多,但很有默契。这几个床位的患者都是男性,我们有些护理操作会让他们不好意思。但作为护士的我们没有任何退缩,尽职尽责地做好每一样工作。在防护服下,密闭的口罩里,大家都有憋闷的感觉,呼吸不畅,上衣湿透,汗水滴下来,凉凉的。我们的目光都盯在监护仪器上,不敢有任何松懈……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身上的汗消了,越来越冷了,胃有些疼。

    2月28日

    接班时了解到7号床是一位90岁高龄的婆婆,老人家是脑梗后遗症,肢体一侧偏瘫。她的骶尾部有一处压疮需要特别护理,必须每两小时翻身一次,按摩受压皮肤,观察皮肤是否有红肿,查看留置导尿是否通畅,并将留置针固定完好,顺利输液。

    晚饭时给婆婆喂饭,老人家耳朵有点背,并且没有牙齿,想喂她喝粥或者喝汤。但是婆婆拒绝喝粥、喝汤,嘴里反复说着:“不要、不要、不要……”我像哄小孩子一样对婆婆讲:“饭一定要吃的,我喂你喝粥好不好?”“不要!”“那我喂你喝汤好不好?”“不要!”“婆婆不吃饭,哪能有力气呀?不吃饭病怎么能好呢?等病好了,我们好回家呀,你不想回家吗?”婆婆说不要的时候也非常可爱,像个小孩子。说实话,老人家拒食我是非常着急的,使出了浑身解数,一遍遍的沟通、一次次的努力,大约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吧,婆婆终于不说“不要”了,我用注射器给她喂汤,是牛肉柿子汤,非常有营养的,又给她喝了一点水。仅做了这一项工作,就感觉到额头、脸颊、后颈部都在不停地滴汗珠。

    喂完饭过了一阵我准备喂婆婆吃口服药,我先用水把两个小药片溶解好,抽到注射器里,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沟通。婆婆又开始拒绝,没办法,我就像哄小孩一样,一遍遍地说着:“婆婆,药一定是苦的,但是只有吃药才能好病啊,好了以后我们就可以回家了,要听医生的话啊!要乖,不能耍脾气。”5毫升的药喂了足足半个小时,衣服又一次湿透了,时间就在忙忙碌碌中度过了……

        裘丹丹

    2月26日

    忙忙碌碌的6个小时,交完班收拾妥当已经将近凌晨一点。出门时外面下起了雨,我2020年的第一场雨,人生中湖北的第一场雨。

    来这半个月我实现了人生中很多的第一次:第一次剪了一个自认为很帅气的头发;第一次穿尿不湿;第一次戴4层手套扎针;第一次穿衣服里里外外共6层;第一次体会到窒息是什么感觉;第一次在这样的环境下相识了很多朋友,虽然到现在为止还未看见面容;第一次为了国家战疫而战……说不完的第一次还在继续,即将要到30而立的年纪,往后余生我会为参与了一场国战而骄傲,会为最终的胜利而自豪……

        公维云

    3月10日

    今天来到指挥部,所有的队员都非常沉痛,我能感受到大家说话时哽咽的声音和即将夺眶而出的眼泪,我们彼此是那样的默契,都不敢看彼此的脸,生怕这一看,就会将所有的情绪爆发出来,我们也谁都不敢谈及那个让我们全体战友感到沉痛的话题,大家都默默的做着自己手中的事情,都希望用不停的工作来忘却内心的伤痛。

    他终于还是离开了我们,虽然在这之前我们从未谋面,甚至如果没有这次疫情我们可能一辈子都不会相识,可我们还是在这个时间,以这样的方式相遇了,他也许始终都不知道我们是谁,我们长什么样子,也不管我们大家如何熬尽心力,还是没能将他留住。

    他是我们ICU里的一位重患,在我们还没有来到应城中医院的时候,他就已经住在里面了,当地医院的医护人员告诉我们,他是一位一侧肾切除的患者,感染新冠后病情越来越重,到我们见到他时,他已经快三天没有排尿了,这对于一个重症患者来说,意味着什么,不用我说,大家也是不难想象的。我们的医护人员走到床前坚定的告诉他:我们是黑龙江来的,就是来救治你们的,你要和我们一起战斗,决不能放弃!

    也许他是真的听到了,也许他对人生还有更多的眷恋,我们一起在ICU里度过了二十几个日日夜夜,我们医疗队全方位的诊疗救治方案,所有可以为他生命提供救治的医疗仪器、设备,精准的治疗护理,带着温度的爱心照护,我们能做的,全都做了。我相信他一定也是感受到了,也一直在和我们大家一起坚持着,虽然这段日子里我们一次次将他从死亡线上拉回来,但最终还是没能把他留下。

    我们难过是因为在医疗技术日趋完善的今天,在举全国之力,不惜一切代价的救治下,我们还是有做不到的。当得知我们的习近平总书记来到了武汉,就在我们的身边,他心里是那样牵挂着患者的病情,牵挂着奋战在抗疫一线的医护工作者们,让我们内心无比温暖,信心倍增,我们飞越2000多公里来到这里,不仅仅是为了完成救治任务,更是一份艰巨的历史使命,这也是习近平总书记对我们的殷切希望,我们一定继续努力,坚决执行习主席的命令,不麻痹、不厌战、不松劲,打好最后的攻坚战!

        初识孝感 天很冷但心里热乎

   医疗队初到应城,我们的队员一下子就感受到了南北的差异。南方阴冷的天气,室内没有任何取暖设施。这样的居住条件对于住惯了暖气房的北方人而言,可谓是一大考验。但是肩上的重担、胸中沸腾的热血以及应城人民的真诚让队员们的心里始终是热乎的。

        许红伟

    2月14日

    警车一路护行,所到路口警务人员向我们致敬,真的很感动,不知不觉中我们来到了应城,应城的大街小巷很安静,路上行人稀少,门店紧闭,看得我满心悲凉。

    入住酒店后,进行整理个人物品,接到通知,当地的理发师为我们义务剪发,很是犹豫,看着镜中的秀发很不舍,最后为了安全,为了不影响工作还是剪掉了多年精心护理的长发。

    第二天来到应城市中医院,进驻到危重症病房,对科室环境进行改造,临时组建了一个重症病房,从仪器到医疗耗材进行统计、申报,按要求把病区走廊清空,按区域归置物品,这些工作结束后已经到了下午,简短的休息后,与当地护士了解工作情况,我们来到病人床旁,当地护士向患者介绍我们:“大爷,她们是黑龙江来的老师,是帮助我们战胜困难的……”听了介绍后,老大爷说了一串话,但我只听懂了“谢谢”,看到他们承受的痛苦,我很难过,我只想告诉他们,你们不是一个人,你们还有我们,我们背后还有国家,不要放弃,让我们一起并肩前行!

        尹鸿

    2月17日

    凌晨2点到早上8点值班……下班了,好累,两只耳朵都压坏了,颈椎病好像也犯了,10多个小时不吃不喝,要虚脱了。

    家乡单位和地区卫健委领导分别打电话询问情况,并给我们邮寄了许多急需的物资、装备,得知这些消息后,心里暖暖的。

    湖北孝感及应城政府也给予我们医务人员很高的待遇,吃用都安排得妥妥的,凡事都想在我们的前头,有困难提出来很快就解决,谢谢你们!希望在大家的努力下,疫情能尽快控制住,还全国人民安定繁荣的幸福生活!

    2月20日

    下午2点到晚上8点上班,我们与中医院的医生合作,我今天在二楼值班,大家一起查房,摸清患者情况。本地的医生护士都非常可爱,尽职尽责,乐观,对我们很友善。大家拍了很多照片,虽然看不见彼此的面容,发自内心的笑容感染着每一个人……下班时衣服都湿了,从里面冒水珠,后脑勺疼得要命,左手食指都麻木了,脸上都勒出了印子,每次上班都有新状况发生,防不胜防,下班后洗澡、洗衣服、吃点东西,主要是喝水,已经快12点了,浏览一下微信,给家人报个平安,睡觉,明天继续加油!

        许杰

    2月14日

    很早就醒了,冲了一个澡,这的天气洗澡真的需要勇气,说实话早上是被冻醒的,因为从小生活在东北,习惯了那里的气候和饮食。来到湖北后,室内气温很低,并且没有任何取暖设施。应城政府后勤保障给我们准备了电褥子,由于疫情的原因,酒店内的所有中央空调已停用,这对于我们东北人来说是极大的考验。但并不是娇气,平时冷一点,我们都不怕,但是现在绝对不能够感冒。

    政府保障团队还为我们准备了熬制好的中药,用来提高免疫力,早晚各一次,饭前或饭后用热水烫一下喝,今天继续防护服穿脱演练,一遍遍的练习,是为了我们时刻进入战斗状态,为工作做好准备,晚上回到房间内划分三区,整理好用品、洗漱。晚安!

        刘雨松

    2月13日

    天气阴冷,但我们医疗队每个人的心里都是火热的,因为我们斗志昂扬,因为我们是带着大兴安岭人民的关爱与祝福来的!

    来到这里,我们没有感到陌生,我们得到了孝感人民最高规格的接待,让我感受到了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全国人民是一家的氛围。晚上,我们收拾物资到很晚,但丝毫没有感觉累,只感觉身体里充满了力量。今天下午2点30分,我们全部医疗队成员在大会议室开始了战前培训,学习如何规范穿着防护服,熟练掌握新型冠状病毒的防控知识、方法和技能,认真听取了一线医护人员的防护经验,为明天进入一线做好提前准备!明天就要进去战场,我相信我们做好了充足的准备,还有万众一心的力量,我们的国家一定会战胜疫情!

    2月15日

    我被分配到了应城市中医医院,真正到了抗疫的第一线,与当地的医生、护士一起工作,虚心向他们学习,尽快熟悉环境、适应工作。从第一次进病房的手忙脚乱到现在的井井有条,学会了怎么录入体温、指脉氧和血糖的数值,学会了使用呼吸机,血气分析检测,更学会了如何与患者沟通……

    在医院里,我们是患者的依靠,家属不在身边,需要我们去安慰,有时候一句安抚问候会让患者感受到家的温暖,让他们知道他们并不孤单。

    农历二月初二那天,为了缓解病区紧张压抑的气氛,我们黑龙江支援应城医疗队组织了一个小联欢会,医护人员用歌声向住院患者表达内心的愿望,希望他们尽快康复、早日回家。唱着唱着大家都热泪盈眶了,无论是医护人员还是患者,虽然我们隔着防护服,看不到对方的脸,但是我们的心却是连在一起的。

        大兴安岭 我为你代言

   大兴安岭、孝感应城,原本是一南一北两个互相陌生的城市,因为白衣战士的到来有了不可切割的关联。我区医疗队的队员们就像真正的战士那样,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必胜!他们在应城的每一天,都让应城人民感受到了大兴安岭人身上特有的韧劲,他们,让应城人民记住了大兴安岭这个名字!

        郭永山

    2月22日

    今天是我来到应城参加当地新冠肺炎医疗救援工作的第八天。目前我的工作任务是负责长江医院及汤池发热留观点的巡检工作。每天也需要下病区对病人进行查房、分析病情,将较重患者或者可能转为重症的患者筛查出来,及时转往应城中医院。

    经过前几天的认真巡诊,发现当地医院在工作中存在一些不足,比如医护人员自我防护意识淡薄,感控意识不强,在工作中操作也不规范,三区两通道布局极不完善。这也让我们的队员心里非常紧张,甚至多少有一点儿恐惧心理。针对以上工作中存在的不足,我在多次与他们医院领导,工作交流时提出指导意见,进行积极整改落实,并组织护理感控人员对该院相关医护人员进行感控培训。

    住院处为四层楼,即四个病区。刚开始总共有120余名患者。每次查房,从一楼走到四楼。需要重点检查的病人大约在25到40人。查到最后就有点上气接不上下气的感觉。脱掉防护装备已是汗流浃背,头发如水洗一般,腿有点发软,但听到患者真诚感谢的话语、感受到他们感激的心情,我感到所付出的辛苦汗水都非常值得。

    另外,我们队有好几名同志都在重症病区,其中漠河市人民医院刘建主任及我院护士张秀玲在ICU病区。他们都非常辛苦,但都没有任何怨言。努力工作,尽职尽责,他们都是好样的。在来到应城的第二天晚上,就有好几名队员向我递交了入党申请书。看到这些申请书,我的心情非常激动,感慨万千。他们能有勇气来到这里参加救援工作,就已经难能可贵了,此时此刻又积极申请要求加入党组织,这是多么高的思想境界呀。我坚信在随后的日子里。他们一定能够克服种种困难,用实际行动去证明自己,接受组织的考验,充分展示我们龙江人的风采。为我们黑龙江大兴安岭地区广大人民增光添彩。

         尹鸿

    3月15号

    已经在ICU、重症病房连续工作一个月了,迎来了胜利的曙光!今天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应城解禁了,抑制不住的开心、兴奋,休息的同事们在驻地院里放松,院里的樱花,开的正艳,郁郁葱葱,深深的吸一口空气,感受一下春天的气息,突然,传来了阵阵呼喊“谢谢你们!”“谢谢你们!”,我们四处寻找,发现对面楼群里一户窗户露出两个人来,呼喊着,招手着,顿时间,感觉一切都值了,爱你们,我的应城同胞,加油!

        公维云

    3月5日   

    昨晚紧急召开会议,领队宣布了一个好消息,我们归家有期了,这应该是这段时间我们最最盼望的消息了吧,可为什么高兴不起来呢。是因为还有许多病人病情很危险,我们不能放心的离开吗?是因为与应城人民结下了深厚的友谊,舍不得分开吗?是因为我们这支101战斗团队已经不分彼此,难舍难分了吗?是的,这些原因都有之。

    在这里无论是战友、难友,我们因疫情结缘,共担使命,我们是一个命运共同体,大家是彼此的依靠,是彼此的支柱,不放弃,一起坚持走下去,这份情已经渗透进血液,在身体里不断升腾、流淌。我们约定,明年此时(2月14日)一定要应约来应城,故地重游,以解乡愁,才来一个月不到,我们就已经他乡做故乡了。

        裘丹丹

    2月27日

    今天是进入重症监护室的第一天,很忐忑,早上早早就起床了,想着到了新环境不熟悉,早点去。

    一切晨间处置完毕,9床新改的医嘱,我去给9床的爹爹(新学的湖北话)扎针。我说爹爹扎针啦,叫什么名字,爹爹没有回答我,哭泣着说,“我是不是不行啦,为什么把我转院到这里,最后一个给我打针?”我很费劲地听明白了爹爹说的大概意思:突然转至重症病房,老人家心里害怕。我知道,这个时候医护人员的每一句话对他们来说都非常重要,于是我用尽可能轻松的语气对他说:“爹爹你是这里最轻的患者,身体最棒的,别人都七八瓶子的药,所以先给他们点,咱不着急。”听我这么说老人家果然平静了许多,甚至开始跟我闲聊天。他说:“女伢你人真好,你是哪里的?”我说:“我是大兴安岭的,那可是祖国最北的地方,你知道吗?”爹爹想了想跟我说:“我是当过兵的人,那时候差一点就去大兴安岭啦,谢谢你们这么远来帮助我们!”我说:“爹爹你当过兵,打过仗,这点困难算什么,你要英勇顽强,好好吃饭,吃饱了才有抵抗力。”

    我和老人聊了好多,虽然有时听不懂他在讲什么,但是他能听懂我这些安慰的话,我就知足啦。一边处置一边陪他聊天,走的时候把电视给他打开了,我怕他孤单,胡思乱想!

    重症监护室的患者需要我们照顾饮食起居,吃喝拉撒,每个患者的情绪都很低沉,我能感觉到他们孤零零地躺在床上,没有家人陪伴的心情。只要条件允许,我就陪他们聊天,缓解他们的心理压力,慢慢地大家都知道我是东北人,我生活的地方叫大兴安岭……

    2月29日

    进入重症监护室工作的第二天,我正在给患者测生命体征,听见走廊里喊谁会做心电图,我说:“我会,谁做?”紧接着四五个人推着心电图机朝我走来,说:“快!18床,快去!”我接过来,核对一下是18床,“你们帮我裸露四肢,前胸衣服往上翻……”

    很快正常心电图加右室做完了,医生接过心电图,仔细看了我一下,眼神里充满了肯定。我给患者穿盖好,推着心电图机往外走,第二批的小妹妹说:“姐姐,你刚才真帅。”过一会王医生出来也问我,“你是哪里的?挺厉害啊小姑娘!”我说我是大兴安岭的,没再多说,就去看我的患者去了。过了一会小妹妹来找我,说:“姐,你会上这个无创呼吸机吗?我的患者要上,下医嘱啦。”我说好,妹妹学得很认真,我告诉她了一些注意事项。

    这一个班我觉得时间过得很快,没有觉得难熬,心里那个美啊,乐开花的那种。主任、护士长、领导们,我今天争光啦,当我说出我是大兴安岭人的时候,说实话我骄傲啦,谢谢家人们的支持与培养,我没给咱大兴安岭丢人!


26.jpg
     ICU病房里,医护人员正在为重症患者进行血滤治疗。
30.jpg
    抢救患者时的每一分每一秒,医护人员都在和死神拼命赛跑。
6.jpg
      抗“疫”战斗已经战果初显,为我们自己点个赞吧。
20.jpg
    从隔离病房出来的时间空隙,抓紧开个改进完善治疗护理工作的碰头会。
15.jpg
    每天查房都要细心观察患者的生命体征和各项指标,以便研判病情,跟进治疗。
@@22673@@_rb03_wangym03223.jpg
7.jpg
    在队员们为抢救病人与死神搏斗期间,当地爱心人士捐赠的新鲜菜果和加强免疫力的袋装中药一直没断过。
31.jpg
     连续工作了20多天,被强制安排轮休的大兴安岭医疗队员才有机会在驻地庭院里探访春天。
18.jpg
   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这一天应城市中医院收治的新冠肺炎患者清零了! (本版图片均由医疗队提供)
23.jpg
    刚刚下了班,虽然很疲惫也要与我们战斗的应城市中医院一起留个影。


























    你觉得这篇文章怎么样?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