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兴安万里阅读有你
  3. 每周一书
  4. 内容

兴安万里·阅读有你——品读兴安

日期:2020-09-21 人气:623

 

龙江湾之首——三河口

    三河口位于内蒙古自治区额尔古纳市的恩和哈达镇境内。因俄境内河石勒喀河、中俄界河额尔古纳河的出水口和中俄界河黑龙江(俄称阿穆尔河)的入水口而得名,也称之为黑龙江源头。

龙江第一湾——金环岛

    金环岛又名日月江山,位于漠河县图强镇红旗岭下。金环岛是黑龙江水流经此江段处,回流急转形成的一大江湾,在地图上看似一个自然天成的“Ω”形状,站在“Ω”左湾山顶的观景台鸟瞰,江岛环抱、花香草茂、绿树成荫、景色怡人,环岛四周经过多年江水冲刷,形成了一道黄沙与鹅卵石构成的沙石带,在阳光映照下,整个小岛犹如一颗沉睡万年的硕大绿宝石,镶嵌了一道金边,托浮在江水中,故又名“金环岛”。


weijs0943_s.jpg


      龙江第二湾——黑龙潭

      位于塔河县开库康乡境内,因盘古河、西尔根气河下游流域,故又名双河湾。空中俯瞰,此湾形状颇似南北反转的母亲河黄河的“几”字湾,眺望远方,欣赏美景,让人浮想联翩,流连忘返,你会感叹大自然之鬼斧神工!

weijs0942_s.jpg

  龙江第三湾——六道湾


    位于呼玛县金山乡察哈彦村和新街基村之间的羊草沟南的山岗处。此江段有神奇的冒烟山,此山历史悠久,明代曾设有出万山卫,也称察哈彦峰。这是一个迷人的地方,风景优美极了,阿穆尔河蜿蜒曲折地沿着两岸流去,郁郁苍苍的落叶松和樟子松,衬托着赭黄的悬崖,这一切构成了一幅动人的图。

weijs0941_s.jpg

  龙江第四湾——堵里口

  
    又名“独路口”、“一线天”。把江湾半岛封堵起来或唯独的一条出口之意。此地位于呼玛县三卡乡的江湾村入口处。
   
    江湾虽称半岛,但它和大陆的相连处也只有几百米宽的距离,而这唯一的连接处也是连绵起伏的山峰,半岛的山,均无正式的名字,最高海拔301.2米。千百年来,人们在山腰处开凿了一条几十公里砂石路,如今也铺上了硬质路面,路的下方便是川流不息的黑龙江,此路口所称为堵里口,仅凭这名字,就不难想象出此路对于进出湾半岛的重要性。

(本版图片均由 北戎 摄影)

编者的话

    黑龙江是一条雄伟而神奇的大江,是中国第三大河流,也是世界十大河流之一。它穿越中国、俄罗斯和蒙古国,因河水含腐殖质多,水色发黑而得名 。 在中国古代文献中,黑龙江有黑水、弱水、乌桓河等诸多别称,公元13世纪成书的《辽史》第一次以“黑龙江”来称呼这条河流。满语音“萨哈连乌拉”,其中“萨哈连”意为“黑”,“乌拉” 意为“水”。蒙古语则称“哈拉穆连”。俄文音“阿穆尔”或“阿母”。
    黑龙江分南北两源。北源石勒喀河,发源于蒙古国肯特山东麓,江水流至入海口——俄罗斯的尼古拉耶夫斯克(庙街),全长4510公里。南源额尔古纳河,发源于大兴安岭的西侧,依南源计算黑龙江长度为4344公里。黑龙江的长度,在我国仅次于长江、黄河而居第三位。年径流总量达2700亿立方米,仅次于长江、珠江,也居全国第三位。
    黑龙江江干雄秀,气象万千,一年四季景色分明,各时风景皆异,千奇万象的景物吸引了众多文学爱好者、摄影达人频频关注,本报特甄选部分优秀作品,以飨读者。


    从洛古河到三卡乡
    □刘薇

    2013年8月,界江行采风团对美丽的大界江进行深入“采访”,从源头洛古河出发,一路探密寻源,逆流而上,乘风破浪,在湍急的黑龙江中度过了3天4夜,行程800多公里,领略大界江潮平岸阔,感受黑龙江壮美佳境。
    一条雄浑壮阔、安静从容的大河 ,从蒙古的肯特山脉奔腾而下,穿越了中、俄、蒙三国,流经滋润千里沃野之后,石勒喀河与额尔古纳河相伴,在一个叫做洛古河的地方悄然相拥,自此祖国的版图上流淌出世界上最长的大界江,他有一个很壮阔的名字——黑龙江。大黑龙的神话传说浸润在涛声里,震撼在江水深处,我依稀听见大黑龙背水一战时那悲壮的呐喊。英雄化身的黑龙江与长江、黄河同为中华民族的母亲河,她孕育着鲜卑、靺鞨等北方民族,曾经是那样深刻地影响过中原文明,多少文化交融,随着江水的流逝,慢慢沉淀下来就成了今天的故事。故事里有爱情、有友谊,有无尽遐思……于是,安安静静的群山之中,洛古河这个百年沧桑的边境村落端坐在黑龙江的源头,成了挡不住的诱惑。
    秋高气爽,阳光正好,界江行采风团一行16人从北极村出发,开始了龙江之行、文化之旅。江水舒缓,漫江碧透,沙鸥尾随,“北极明珠号”破浪起航。游轮在江水中缓行,江面变得开阔起来,洛古河到了!大家高呼着“黑龙江我们来了!”龙江人站在龙江的源头,抚今追昔,故国黄金道,草木相思痕。穿越世纪的钟声,回响在村镇的角落里。大家分别从不同侧面欣赏着两岸的秀美风光,摄影师、录像师为了拍张好片子,不时变换各种角度,时而爬上舱顶,时而匍匐在甲板上,把它们定格、刻画在记忆里。如此近距离的审视、倾听黑龙江源头,两河并一江处形同汉字的“丫”字;山腰那方鲜红高耸的黑龙江“1”号航标非常醒目,一袭江水从身边缓缓流过,穿越无边无尽的森林和乱云,两岸伫立着做梦般沉思的马匹、干草垛以及原木垒成的木屋。油画般的色彩,宛如小夜曲般的抒情调子。
    船泊兴安镇去补充给养,岸上树荫下三三两两的村民观望着我们,一个个皮肤黝黑,透着厚道淳朴。这里有中国的古城岛雅克萨遗址,也是中国最北的对俄口岸。石油管道从江底穿过,兴安口岸在为祖国“加油”。按照既定计划我们夜宿龙江第一湾,每个人发了睡袋,第一次枕着涛声入眠,就像穿着泳衣漂荡在江上。还在梦中就听见摄影、录像的同行者招呼着已经爬到山顶拍片了。我们也跟着起来爬上山顶,俯瞰龙江第一湾。形状酷似日月相绕,于是它又有了一个新的名字——日月江山。浓雾缠绕,江面朦胧神秘,像曼妙的轻纱笼罩着江面。我们拾阶而下,游轮的同行工作人员采了不少蘑菇回来,靠岸边一夫妻俩用废旧的公交车开起了江边鱼馆,妻子晾晒着鱼干,丈夫刚刚打鱼回来,从网里取出鲜活的鱼,小日子过得清幽、平和。大雾渐渐散去,等待在山上拍片子的人终于可以下山了,一等就是几个小时,看见他们被蚊子叮的惨样,心里真是心疼。大家围坐在一起早餐,谈感受、谈创作……游轮继续划破浪花,乌苏里浅滩、北红大石砬子依次在我们眼前掠过,游轮进入塔河地段,江面变得开阔起来,依西肯大砬子山势陡峭,形态各异,时而“仙人指路”,时而“慈母携子”,时而“孔子讲道”,渐进黄昏我们停泊在开库康码头。我们沿岸行走,岸上的广场以龙为形象建筑,形态新奇,象征龙腾虎跃之意。拍片子的人归来了,齐呼拍到了一张龙江夜色的好片子。
    夜深,我却久久不能入睡,在袭润胸肺的大江水汽里面蕴含着冥冥之中的塞角吹寒,千古湿巾的历史沉思。每一寸山水沃土,无不印记着一幅幅中华民族的悲怆、悲愤的历史画卷。吴八老岛就是其中一幅,在捍卫国土的战争中,年仅19岁的战士献出宝贵的生命。我们在军车的带领下踏上这块土地眺望,如画的岛屿不再是风景上的欣赏,而是一种民族的尊严。当地的民房是政府统一建造的,清一色的砖房,整齐的排开,偶尔见居民走过,恬淡、平静,就犹如眼前默默的吴八老岛。曾经的吴八夫妇是否知道因为他们曾经的留住,曾经的小饭庄,成就了一段历史的凭记。夜宿吴八老岛,梦中是曾经捍卫领土主权的记忆。
    呼玛河江段是“黑龙江上的小三峡”,山峰陡峭,浪急滩险,最惊险的呼玛境内的迎门砬子:“迎门砬子鬼门关,十艘船过九艘翻”。迎门砬子整座山峰矗立在滚滚的涛声里,自上游而来的江水冲击着山体,激起层层漩涡,激流也变得咆哮起来,大家惊呼着,捕捉着波涛汹涌的瞬间。境内的冒烟山,由于自燃现象,远望就如青烟燃烧,烟雾缭绕,在江水中缓缓升腾。于是大山、大江、涛声、迷雾在你的眼前幻化成神奇仙境。感觉到船在缓缓靠岸,原来到了察哈彦村,行走在察哈彦的乡间小路,江水味道的微风里混着野草野花的清香迎面吹来,古朴的民房、散落的人群、食杂店前缝制渔网的妇人,树下几个孩童……这个不足百人的小村庄依山傍水,在幽静里怡然自得。呼玛河水流淌着太多的记忆,呼玛河水孕育了太多灵性的画面。画山展现在我们面前,山势俊俏,树木吐翠,鸟儿欢唱,宛如镶在一湾江水边上俊秀的小花园。百年老县呼玛如约而至,鹿鼎山、龙头山,纷纷走入我们的视野,摄影、录像人员乘上游艇去三卡乡江心录制出最北江湾的豪迈……整个采风活动在三卡乡收镜。从洛古河到三卡乡留下了黑龙江魅力永续的深深记忆。

    你觉得这篇文章怎么样?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