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生活
  3. 关注
  4. 内容

英雄赞歌壮山河 传承精神永向前 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

日期:2020-10-29 人气:9626


    编者的话
    今年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百余万志愿军将士走上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战场。有的人牺牲了,长眠在异国他乡的土地;有的人回来了,如今也已白发苍苍。
    “为什么战旗美如画,英雄的鲜血染红了它,为什么大地春常在,英雄的生命开鲜花……”时光虽已过去70载,但记忆永不磨灭!近日,本报记者走近在我区工作生活的曾经的志愿军战士,聆听他们亲身经历的那些战斗故事,一起回顾那段光荣岁月。莫道英雄事已远,先贤浩气佑神州。我们缅怀千千万万的志愿军烈士,致敬所有浴血奋战的英雄!无数先烈用生命和鲜血凝成的抗美援朝精神,需要我们自觉传承,发扬光大。山河无恙,国泰民安。

    夏九儒:用血肉之躯构筑钢铁运输线
    记者见到夏久儒时,他正因头疼在床上休息。在采访中,记者得知老人经常头疼,是因当年参加抗美援朝战争受伤所致,目前体内还存有多处弹片。
    今年91岁的夏久儒,1948年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曾参加淮海战役、渡江战役、解放大上海等战役。
    1950年6月,夏久儒在解放军第三野战军九兵团汽车营当班长,时年21岁。当年10月部队接到命令,迅速北上,日夜兼程,赴朝鲜战场。就这样,夏久儒在朝鲜战场共16个半月,于1950年11月入朝,1952年3月负伤回国休养。
    回忆在朝鲜战斗的500多个日日夜夜,夏久儒思绪万千,他向记者讲述了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发生的故事。
    不怕牺牲,飞车冲过封锁线
    1951年春,中朝人民军队并肩战斗,一举突破“三八线”,解放了汉城,继续向南挺进到“三七线”一带。这时部队转入中线作战,后勤运输线路更长、任务更加艰巨。
    美军不甘心地面作战的失败,企图用空中优势来切断夏久儒所在的运输线,出动更多的飞机,日夜的狂轰滥炸,并往公路上撒三角铁钉,企图扎坏汽车轮胎,破坏运输工作。铁路桥梁白天被炸毁,晚上抢修。大量粮食弹药要靠公路汽车运输来完成。
    作为汽车驾驶员,夏久儒和战友们英勇顽强,不怕牺牲,无所畏惧,冒着车毁人亡的危险,加大油门,紧握方向盘,高喊着“打开大灯干,冲啊!”就这样一个晚上往返三四次冲过封锁线,完成运输任务。
    一次运一车大米到前线,形势突变,失去联系,运的大米无人接收,可是,敌人马上就反扑过来了。夏久儒当机立断,把大米卸在道旁,主动到野战医院联系抢运伤员。此时,医院已处在被敌人包围的危险中,他迅速带着二十多名伤员,调转车头向后方转移。这时,敌人的飞机、坦克和大炮向他们不断地扫射和轰炸,夏久儒开着汽车冒着敌人的炮火,奋勇向前奔驰,把伤员安全的运到后方医院。
    胸燃怒火,步枪击落敌机
    龙池院在新高山的南麓,是一个比较开阔的平原地段,是汽车必经的路段,也是敌机重点轰炸的封锁区,汽车无处可隐蔽,行驶到这里,只有向前,不能停车,若是冲不过去,就有车毁人亡的危险。
    所以当时曾有人形容:“新高山鬼门关,龙池院阎王殿”“不能停、不能站,豁出脑袋向前干”。一次,夏久儒所在的连队九班班长出车执行任务,几天不见回连队,后来在龙池院的公路旁发现他和助手被敌机投下的汽油弹活活烧死在驾驶室内。10月21日晚,又有6台汽车在龙池院被敌机的汽油弹击中烧毁,损失惨重,激起了夏久儒和战友们更大的复仇怒火,勇敢地向敌机还击,就在这天晚上,夏久儒和战友们举起一支缴获的美造“三0”式自动步枪向一架正在低空扫射的“B25”型敌机猛烈开火,连射五发子弹,击中敌机要害部位,当即坠落在地,燃起一团冲天大火。
    三次负伤坚持火线运伤员
    夏久儒在1951年下半年曾先后三次被敌机炸伤。第一次负伤是6月13日,刚吃完早饭正要到防空洞休息,这时有四架敌机突然出现在连队驻地上空,低空扫射,当时夏久儒就地卧倒,本能的手臂护着头部,但左肘部被打伤,两眼被子弹崩起的泥沙迷着几天看不见东西。
    这次负伤夏久儒休养一个多月。伤刚刚痊愈,他又回到战场和战友们一道驰骋在炮火连天的运输线上。后来,他带领8台汽车往前线送粮食,回来的任务是运伤员。有一次,正往车上抬伤员时,一名护士点了蜡烛照亮,被敌机发现,一颗炸弹正落在汽车的后侧,造成医院医护人员和伤员很大伤亡。夏久儒的腰部、右大腿和脚部三处受伤,当时是一位医院院长把他背到防空洞里亲自做的手术,取出大腿和脚跟部的弹片。直到现在他的腰部还留有一块三角形的弹片未取出来。
    恢复后,夏久儒带领由10多台装满炮弹党的车组成的车队开赴前线,车行到铁岭南坡一段比较平坦的下坡路,便打开小灯,加速前进。突然敌机丢下一颗炸弹,夏久儒开的车当即被炸。他被炸得在驾驶室内好像腾空一样,不能动弹,他强忍疼痛跳下车,鲜血从脸上往下流,两只手血肉模糊,躺在血泊中,这时敌机还在空中盘旋。不断地轰炸扫射,车上的炮弹爆炸了。在这千钧一发的紧急关头,夏久儒的战友开车从后面冲过来,他看到夏久儒负伤,立即停车把他背到他的驾驶室,迅速送往医院。
    经医生检查,夏久儒的头脸部和四肢共有20多处伤,经抢救治疗他奇迹般地活过来了。战士们称他为“钢铁战士”,上级批准立功一次。
    1953年,夏久儒转业到地方参加大规模基本建设工作。先后在黑龙江省工程公司、北安运输公司、黑河地区交通局和大兴地区运输公司、交通局、大兴安岭林业管理局工作。
    马威:在战斗的岁月里
    今年88岁的马威,1947年9月参加东北民主联军,经历了解放战争,抗美援朝及和平建设时期,走过了从战士到团副政治委员29年的军旅生涯,1976年转业又工作了18年,他把最美好的青春献给了革命和建设的伟大事业。
    谈及往事,马威老人仿佛又回到了那个烽火连天的岁月——
    马威所在的部队东北民主联军第二纵队第五师,参加辽西会战后又奉命从辽西挺进沈阳合围。
    马威所在的部队是奉命由丹东市鸭绿江大桥跑步入朝的。在朝鲜战场上,美军凭借空中优势,每天出动成百上千架次飞机,对部队进行狂轰滥炸,对我军的作战行动构成极大威胁。马威所在的这支部队从入朝后,连续作战打了五大战役。
    由于战斗频繁,部队伤亡较大,每个战役打下来,在那白雪皑皑的雪地里都留下了斑斑血迹。每当掩埋战友的遗体时,心里都在流淌泪水他们的英名也就随着泪水铭刻在心里。
    第三次战役是在1950年12月31日打响的。为了做到“出其不意、攻其不备”,马威所在的部队在元旦零点突然向敌人发起全线攻击,一举突破临津江,把敌人打得措手不及。
    在这次战役中,师参谋长和钢铁连副连长、立八次大功的功臣、战斗英雄王风江同志,在战斗最激烈时为掩护战友而光荣牺牲。师部奉军首长指示:把两位烈士的遗体送回国内安葬。这个运送烈士回国的任务交给了马威和分队的另一个战友完成,马威带着师警卫营的两名战士,把两位烈士遗体安放好,昼夜兼程,多次躲过敌机的轰炸、穿越敌人的封锁线,终于将两位烈士遗体安全地运送到丹东市师留守处,完成了运送任务。
    可是,就在他们返回朝鲜前线时遇到了麻烦。车行到三登兵站部附近时,从远处飞来4架美式“油挑子”战斗机在他们头上转了一圈,就直向汽车俯冲下来。上面的两个战士紧急敲打驾驶室报警,马威立即推开车门,一脚踏在叶子板上指挥汽车和敌机周旋。见敌机俯冲下来时,高喊“停车”,司机猛刹车,敌人射下的机关枪弹打到车的前方,掀起一片尘土和火星,待敌机抬起机头,重调角度的时候,马威又令司机全速前进冲出火力网。就这样停车、前进,跑跑停停与敌机兜圈子,折腾了半个小时。经过了两个山头,焦急地找隐蔽汽车的地方。敌机在头顶上穷追不舍,马威的车行驶在一个山的拐弯处,敌机又迎面俯冲下来,车一下失去重心翻到路边的沟里,司机被方向盘顶在胸上,方向杆穿透了他的胸腔,鲜血顺着嘴角和伤口流淌在车里,当场牺牲。马威和其余几个同志被惯性甩出很远,掉在厚厚的雪地上都昏死过去。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他们被一阵阵冷风吹醒,慢慢睁开眼睛,觉得身上像压着巨石一样动弹不得,一动就像针扎似的疼痛。又过了会儿,睁开眼睛摇晃一下头,再捏捏脸上的肉还有知觉,下意识地感觉还活着。
    抗美援朝战争结束后,马威转业到大兴安岭林管局技工学校任校长兼党委书记,后又担任地委副秘书长直至退休。那段在抗美援朝战场上的岁月也成为他一生最难忘的记忆。
    记者手记
    向抗美援朝老兵致敬
    今年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70年前,为了保卫和平、反抗侵略,中国人民志愿军肩负起祖国和人民的重托,抗美援朝,保家卫国,同朝鲜人民一道,舍生忘死、浴血奋战,赢得了抗美援朝战争伟大胜利,为世界和平和人类进步事业作出巨大贡献。
    70年后的今天,记者有幸采访了抗美援朝老兵,听他们回忆那段不能忘记的岁月。每一个故事,都在诉说着那段并不久远的历史,既告诉我们曾从哪里经过,也提醒着我们为什么出发、向哪里出发。
    采访前,记者的心情十分复杂,因为记者的爷爷曾经也是一位参加过抗美援朝的老兵,记得小时候每年过年的时候他就把抗美援朝获得的奖章拿出来擦拭干净,并给我们小辈讲述当时的故事,但近年爷爷的年纪大了,患上了阿尔兹海默症,记者已经多年没有再听过爷爷的故事了。多了这份情感上的共鸣,记者便怀揣着崇敬与亲切的心情采访了抗美援朝老兵。交谈过程中他们神采奕奕地讲述着那些感人的故事,把记者带入了当时的场景,脑海里浮现着他们不畏生死、奋勇杀敌的画面,让记者一次又一次的感动。他们就犹如一座座丰碑,时刻将爱国精神、奉献精神、感恩国家和回馈社会放在心头。老兵们的故事和精神是我们后辈永远学习的教科书。
    我们向抗美援朝老兵致敬,不仅是给予他们更好地关怀,还要更加系统、深入、及时地挖掘老兵们亲历的战斗历史,让更多史料得到更好的保存、研究和传播。要让健在的抗美援朝老兵多讲、多忆、多写,并将他们的记忆留下,一代代传承下去,永不磨灭、永不褪色。
    我们向抗美援朝老兵致敬,更要从他们珍贵的记忆与故事中传承他们的优良品质和爱国主义精神,通过我们的努力去捍卫和平,创造更加美好幸福的生活。
    罗万春:难忘军旅岁月 愿祖国繁荣昌盛
    70年前,中国人民志愿军跨过鸭绿江,在前线浴血奋战让人们铭记,还有一群人与他们同样参与了抗美援朝战争,他们虽然没有在一线浴血奋战,但为保障战争的后勤工作作出了杰出贡献,罗万春就是他们中的一员。
    罗万春1930年出生,1947年入伍,虽然没有直接在朝鲜战场上应敌作战,但他作为东北军区卫生部药材库药剂师在朝鲜战场后方为前线战士提供卫生器材、药材等物资的供应。抗美援朝战争期间,他曾两次赶赴朝鲜战场考察医疗物资情况,为前方战场提供准确的物资保障。
    23日,记者来到罗万春的家中采访时,他正戴着老花镜端坐屋内读报。虽已90岁高龄,但身体健朗,说起话来嗓音洪亮,讲起过去的经历和故事,神采奕奕。
    难忘的“教训”
    罗万春虽然在抗美援朝后方工作,但他的工作却是十分繁重的,收集药材、医疗卫生器械,检测质量、分批策划运送等工作,让罗万春每天只有三四个小时的睡觉时间,其他时间都在工作。
    回忆起当时的故事,罗万春道出了最让他难忘的一次“教训”。“我们在装送医疗物资时,一直是一车的药品、一车的辅料如纱布、止血棉进行装运。但有一次在运送的过程中敌军飞机炸毁了我们一车装着辅料的医疗物资,导致物资运送前线的时候就只有药品,缺少纱布、绷带这些外伤包扎材料。我们再配送物资时,就改成了混装,把每一种类型的物资都装一些,这样就算敌军炸毁了一车物资,其他车的物资也可以派上用场。”
    这次“教训”让罗万春自责不已,从那以后他更加卖力地工作,认真筛选药品、器材,监督每一车物资顺利装车,避免在他这个环节出现问题,耽误前线的战机。
    与死神的一次擦肩而过
    为了准确了解战场上对医疗物资的需求和物资的分配情况,罗万春在1950年、1951年两次赶赴朝鲜战场考察,其中第一次赴朝前还险些丧命。“当时我刚到丹东的志愿军留守处,还没过到朝鲜地界,便遇到了敌军的轰炸,我躲在了汽车底下才逃过一劫。”
    到达抗美援朝战场,罗万春看到前线战士克服艰苦的条件,奋勇杀敌的场景让他十分动容。“战士们在抗美援朝战场上克服着我们无法想象的困难,面对恶劣的环境,紧缺的食物和医疗物资,仍然斗志昂扬的战斗,我就想回去之后尽我所能一定要为前线的战士们提供医疗物资,不让他们在前线因物资短缺而错失最佳的治疗时机。”
    抗美援朝期间,罗万春因出色的表现,在1955年被授衔军医中尉。
    人生经历精彩纷呈
    谈到罗万春走过的人生,可谓足够的丰富多彩。抗美援朝结束后,罗万春做过大学教员,辗转又在多家医院做过药剂师。1984年在原加区铁路医院离休后,罗万春开过药店、做过药剂师顾问、大学讲师、志愿者、社区艺术团团长……罗万春在不同的岗位上发挥着余热。
    在罗万春家中记者还看到了贴在墙上的家训家风,上面写着:勤于学习;甘于奉献;感恩党、国;回报社会。罗万春告诉记者:“我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是党和国家给予我的,我时刻不忘感恩,就想着可以用我自己的力量来回报社会。所以我把这四句话设定了我们家的家风家训,教育我的子女始终不忘学习、甘于奉献。”
    “我这一生最自豪的就是可以为抗美援朝出力,可以为祖国贡献我的价值。希望我们的晚辈能够传承老一辈革命家无私无畏的斗争精神,奋发图强,凝聚起民族复兴的伟大力量,开创祖国更加辉煌的明天。同时,也希望我们的祖国繁荣富强,人民幸福安康。”罗万春说,这是他的理想,也是他对晚辈们殷切的期望。
    何英环:亲历上甘岭战役的机枪手
    70年前,为了保家卫国,中国人民志愿军远赴朝鲜,今年已95岁高龄的老兵何英环就是其中一员。
    如今鲐背之年的他,22岁参军入伍,先后参加过辽沈战役、平津战役,在抗美援朝战场上担任重机枪手主射手,累计参加过大小战斗110余次,最终因在上甘岭战役中头部、腹部、背部和腰部负伤回国。
    10月23日下午,记者来到何英环老人的住所,门口的“光荣之家”格外引人瞩目,走进何英环家中不大的一室一厅房子收拾的干净整齐。初见何英环老人时,记者看到一个身材有些佝偻但精气神十足的老人,他的胡须和眉毛皆白,但脸色红润;他着装朴素又不失整洁,看到记者的到来何英环热情的和记者打招呼。一番寒暄过后,记者与何英环聊起了他在抗美援朝战场上的那段峥嵘岁月。
    不顾家人的反对,毅然参军入伍
    何英环虽然已有95岁的高龄,但谈到他年少当兵的故事时条理清晰,每一个细节都记忆犹新。
    “我1947年入伍的时候是正月十四,当时解放军来我们村里号召大家参军入伍,我就毅然决然地参军了,我母亲当时埋怨我怎么不能晚几天走,我说现在国民党的军队到处抢粮,欺压贫苦老百姓,不把他们赶跑大家都要饿死!”何英环讲起入伍的经历时眼神坚定,虽然当初与母亲、家人匆匆分别,心中愧疚,但这件事儿他从来没后悔过。
    当兵的日子很苦也很累,但何英环从未有过任何怨言,从辽沈战役到平津战役再到抗美援朝战争,让二十出头的何英环从一个愣头青的新兵,历练成一个有着丰富经验的优秀老兵。
    听从指挥,火速集结上战场
    说起参加抗美援朝战争的经历时,何英环说自己当初对打仗的事情毫不知情,直到上了战场才知晓一切。“那天刚出完早操,连长突然吹号紧急集合,大家都很纳闷,怎么就集合了?连长说待会儿部队就出发,只带武器弹药和简单的一点干粮、药品。”
    何英环和战友们很快就上了火车,当时的连队从连长到战士,没有一个人知道此行的目的地,收到的只有上火车紧急出动的命令。“那时候我才明白应该是要打仗了,心里一下子就揪了起来。”
    何英环动情的讲述好像把记者带到了70年前的那段情景,心也不由地紧张了起来。
    克服环境艰苦,奋勇作战负伤回国
    提到行军打仗的时候,何英环的表情些许沉重,他不由地感慨,那时候的日子真苦啊。“我们战士身上背着四五十斤的行李和装备行军,最长的时候一整夜都在走路根本没有休息,前线作战时后勤补给线经常被敌人的飞机破坏,食物、生活物品都运输不上去,没有被子,只能把草盖在身上,吃饭就是吃一口炒面,就一口地上的雪。对于当时的我们来说是非常幸福的。战士们饿得眼窝深凹,眼睛里全是血丝。”
    作为重机枪手主射手的何英环经历了多次战役后,已是经验丰富的一名老兵,但却在一次战役中英勇负伤。“记得当时我方正在跟敌方交战,突然听到了敌军轰炸机的声音,凭借经验我觉得飞机离我们很近,我赶紧招呼战友一起把重机枪往隐蔽的地方拽,刚藏好了机枪卧倒的时候我便听到了一声巨响,然后便不省人事了。”
    等何英环醒来有意识的时候,他已经被转移到北安医院进行治疗。他的头部、腹部、背部、腰部被弹片击中,在医院躺了半年之久才能下床行走。
    何英环1954年复员后,因战争负伤造成的残疾让他无法从事重体力劳动,政府为他找了一些工作量较轻的工作直至退休。

31.jpg
  武警大兴安岭支队官兵向三位抗美援朝老兵献花、敬礼表达崇敬之情。
55.jpg
  马威将在朝鲜战场上的经历写入自己的回忆录《我的足迹》一书里,每次读起,那些记忆依然清晰。
33.jpg
夏九儒老人为记者展示他所获得的纪念章。
32.jpg
 在武警大兴安岭支队,罗万春生动的讲述,把战士们带入了那硝烟弥漫的岁月。
35.jpg
 罗万春授衔中卫拍照留念。   (资料片)
36.jpg
 1950年,何英环与妻子、儿子在北京合影留念。              (资料片)
37.jpg
 何英环向官兵讲述自己的抗美援朝经历。
388.jpg 

(本版稿件、图片均由本报记者 刘慧锋 孙扬撰文摄影)